• 上一章
  • 下一章
  • 归辰忆第4章   世事如旧

    第4章   世事如旧

    作者:归海羽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间,便过去了三年。

       三年间,他们度过了人生最快乐的三年,白日一同和白猿共武,晚上一同在草原上赏月。

       阿青和归辰的武功进步的飞快,归辰也把他搏击和擒拿的那些手法用在了舞剑上面,虽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是也算得上开新派类了。

       阿青的武功更是越来越强,第二年的时候,本来和白猿过不了几招的她竟可以与白猿打的不分上下,虽然同一时期的归辰依旧很厉害,但是在白猿手下也走不过一百招。

       不过很多时候靠他那诡异的手法和技巧,倒也有反败为胜的时候。

       那棵桃树也历经了两年风雨,两年春秋,花开花落。

       白猿虽然曾经也有意离去,但是好似也有些舍不得阿青和归辰这两个亦友亦徒的两个青年,于是也选择了留下。

       不过随着阿青和归辰的武功越来越高,白猿也有些不愿意和他们二人对打了。

       第三年的时候,白猿几乎已经戳不到阿青了,阿青的身法,步法,剑法,都颇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味道,借着白猿的功夫,好似又更上了一层楼。

       阿青总是能够用竹棒打到白猿,而白猿却很多时候根本碰不到阿青,久而久之,白猿也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些无趣。不过虽然阿青的武功已经超过了白猿,但是归辰的武功却没有阿青的武功那么高超,但是第三年的时候,归辰也就勉强可以和白猿打个平手了。

       若不是归辰依旧可以和白猿消遣消遣,怕是白猿也不会再来找二人练武玩耍了。

       阿青也时不时的嘲笑归辰武功进步的速度颇慢,虽然归辰也有些不服气和苦笑,但是心中也明白,他是不可能打得过越女阿青的,所以也只有一点点的来。

       如果说阿青的步法继承了白猿的飘逸的话,那么归辰则是因为觉得白猿的武功并不适合自己,在模仿白猿的同时也把自己的一些手法和身法加了进去。

       虽然有些诡异,而且不伦不类,但是也恰恰是这不伦不类,能让他时不时的出奇制胜。

       要说这三年间,除了武功的变化之外还有什么,那就是阿青对归辰的感情,两个人虽然不是亲生兄妹,但是却也胜似如此了。

       归辰在三年间,也愈发喜欢阿青,但是无奈,阿青对归辰的感情好像一直都像是一个兄妹姐弟之情。

       二人因为年纪相仿,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姐弟兄妹之分,但是很多时候,归辰都显得比阿青要成熟稳重的多。

       阿青也从刚认识时候的不服气渐渐的变成了言听计从,潜移默化之中,她已然把归辰当成了她的至亲,不过归辰却也总是时不时的黯然神伤。

       也许归辰太过保守了,如果他真的捅破那一层窗户纸的话,想必阿青也是没有什么理由拒绝的,但是归辰却不愿如此。

       可能是记忆之中越女剑里的阿青,那纯洁不通世俗的模样让他心生怜意,也许还有其他因素,他不愿让阿青这个仙女堕入凡尘。

       所以除了时不时的牵牵小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可能已经习惯了暧昧,可能觉得亲属之间的这些话语和肢体上的一些接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阿青也好似接受了归辰,只是归辰能感觉到,阿青一直都是把他当成一个同龄的哥哥,并没有恋爱的情愫。

       三年间,阿青已经长得出水芙蓉,亭亭玉立,清纯懵懂之下不失一点娇憨,但是性格却依旧是不通世俗,归辰也没有去和阿青谈论一些男女之事,在他看来,阿青这样就好。而归辰也长得更加英姿飒爽,英俊的脸庞之下不失一丝冷峻。

       虽然两个人穿的都是牧羊的衣服,但是气质却截然不同。

       话说,归辰也见到了阿青的母亲,虽然阿青的母亲曾经千万嘱咐过阿青不要跟任何男人说话,不过三年时间下来,阿青的母亲也渐渐的吧归辰当做了自己的儿子,打从心底里喜爱起这个英俊正直的小少年。

       有几次甚至悄悄的找过归辰,问他愿不愿意和阿青把亲事给办了,不过归辰知道阿青对他并没有动情,所以也就婉言拒绝了。

       阿青的母亲没有强求,但是眼神中对归辰这个女婿的满意之情却也愈发不可收拾。

       二人一同牧羊,走在一起也难免留下一阵佳话。

       可惜,好景不长。

       这日,归辰闲云散雀的躺在草地上,身边跟着几只羊,静静的看着天空。

       这几日他们二人都没有再去找白猿,从前几日的情况看,白猿也是被欺负怕了,有些不愿再短时间内和二人交手。

       归辰默默的想着记忆中的一切,心中也有些不安。

       因为如果按照记忆走的话,阿青会在十六岁那年遇上改变她生命的那个“他”。

       范蠡,越国的大臣,也是阿青一生之中钟爱的男人。

       只是他,爱的一直,都是美丽的西施,对阿青表现出的感情也只能置之一边。

       也导致了阿青最后在故事里,一个人默默的离去。

       正想着呢,面前出现了佳人的俏脸,有些淘气的那竹棒猛地一下戳向归辰的眼睛,原意是想在不远处停下,好吓吓他。

       不过归辰倒是知道阿青的古怪,下意识的把翘起的二郎腿一摆,扫到了阿青的下盘。

       阿青下盘不稳,一声惊呼之下,也摔落到了草地上,弄了一身的青草。归辰微笑的坐起身来,问道:“怎么样?还玩么?”

       阿青气鼓鼓的爬起来,摇了摇头,说道:“不了不了。你怎么如此欺我?”

       归辰笑着没有说话,不过确实对这安逸的生活十分的满意。

       正在这时,远处通往会稽的路上,传来了阵阵吴歌:“我剑利兮敌丧胆,我剑捷兮敌无首……”听到这里,归辰的脸色大变。

       这正是他记忆之中,越女剑里那八个吴国剑士来越的时候唱的歌曲。

       归辰下意识的朝那个方向望去,虽然大路有数百米之远,不过练了这么久的武功之后,这个距离归辰也是可以看得十分清楚的。

       而果不其然,八个吴国剑士缓步走来,身形有些摇晃,明显是喝了不少的酒。

       而大路的另一边,十六个越国武士在一个俊朗的青年的带领之下,缓缓的朝吴国武士们走去。

       归辰心中轻叹了一声,他知道,记忆中的一切都在一点一点的灵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出现好像并没有改变太多。

       心中不由得苦涩万分,因为如果真的什么都改变不了的话,那阿青,注定还是会爱上那个让她痛心不已的男人,而自己,也注定只能成为单相思。

       可是他真的不忍心看见阿青神伤,更不忍心让阿青就这样沦入范蠡这个不该爱的人的情里。

       正当他思考何去何从的时候,时间好像并没有给他机会让他思考,远处已经开始发生了争执,那和记忆中一摸一样的对话更是确信了他的心中所想。

       ……

       吴国无视嘲讽的笑道:“你……你是范大夫……哈哈,哈哈,哈哈!”

       两名卫士不出意外的走出来护主道:“不得无礼,闪开了!”

       ……

       而正在这时,阿青兴致勃勃的看了看归辰,好似略微有些跃跃欲试的问道:“那边好像挺热闹的,要不要我们把羊赶过去看看?”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