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归辰忆第74章   湖边舞剑

    第74章   湖边舞剑

    作者:归海羽    

       目入眼帘的是一个绝色天香的女子,一身紫衣,亭亭玉立。

       依稀感受到了脸上好似有个纱巾样的东西在擦拭,归辰心中流过一丝暖意。

       还未等归辰做出什么回应,女子率先放下了手中的手绢,慌忙的收回了纤纤玉手,低声喃道:“你醒了?别误会,我见你一身血迹的躺在湖边,所以一时不由自主……”

       少女好似感觉越描越黑,索性鼓了鼓嘴,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识人百年的归辰自然是知道,这是少女一时面子磨不开,但是心中还是多少有些惊愕,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的身躯,熟悉的肉体,只是又好似年轻了许多。

       归辰没有去搭少女的茬,而是率先闭目稳定了一下情绪,努力的回想起在昏迷之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少女本身也只是一时有些羞涩和尴尬,毕竟刚才的行为多少说起来还是有些大胆,但是见面前俊俏的少年并无追究之意,心中顿时大定,见少年冷静的闭上眼睛好似在想什么事情,便也没有去打搅。她轻轻的起身,看着手上沾有血红色的贴身手绢,秀眉一皱,弯腰走到湖边,小心翼翼的清洗着。

       归辰捋了捋心中的思绪,尽可能的把刚才梦中的场面统统忘掉,而去好好的想一想那日的太湖决战。

       “那日刘沐应本是一剑刺穿了我的胸膛……”归辰下意识的睁眼摸了摸胸口,发现除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衣襟上的破痕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伤口。

       “难道……”归辰突然之间站了起来,吓得正在湖边洗手绢的少女一跳,不由得回头望去。

       见归辰狐疑的边走边看着手上身上胳膊上吹弹可破的肌肤,嘴上不断的说道:“不对,不对,我能感觉到我内力中的那股金色能量早在刺秦之后就不再流动了,难道……刘沐最后的那一剑反倒解开了我胸口的淤气?”

       归辰三步并两步的走到湖边,看着湖面上倒映出的自己的身影,赫然是十六岁的模样!归辰对于再一次重生,已经没有了惊讶。只是自言自语的了然道:“是了,是了。应是刘沐那一剑解开了我的淤气。唉……也不知道刘沐究竟怎么样了”

       少女由始至终都没有去打搅归辰,她虽然感觉面前的少年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沉稳和成熟,但是也能感受到少年此时心中的混乱,很识相的没有去搅闹,反而兴致勃勃的观察了起来,美丽英俊的事物对人都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少女虽然见过不少高官显贵,但是无一能有归辰生得这么好看。

       归辰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把脑子里刘沐的那些事情统统先放之一边,专注于眼前才是当要之急。归辰抬头看了看太阳,差不多日上三竿,想必他至少昏迷了一天,转头寻觅着他的湛卢剑。见自己昏迷的不远处,那把红色的湛卢剑隐隐作鸣,心中顿时大安,自嘲道:“又是一次失败。秦王,秦王,殊不知这次,是我耍了你,还是你耍了我。”

       少女不知道归辰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但是见归辰沉思,心中也有些好奇,且归辰脸上的迷茫之色已经消失,少女便收拾了收拾洗的差不多的手绢,小步上前问道:“少侠哪里人?打哪里来啊?要去哪啊?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归辰轻轻一笑,道:“在下归辰,越地会稽一村山野人,刚刚谢过姑娘了,多谢姑娘在昏迷之时相顾。至于这衣裳嘛,还望姑娘见谅,说实话,其实我也不太记得,只记得我来太湖玩,后来好像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吧……”归辰故意装作一副苦恼的样子,临时扯了一个谎,但是眼神中的睿意好似向姑娘在透露着什么。

       少女自然不会就这么相信归辰的鬼话,先不说归辰是不是真的被人袭击了,刚才醒来时候的反应很明显就是想起了些什么,更何况归辰和身后的那把红色的戾剑很明显是相识的。这年代,自持铁器,已是反秦,少年如此坦荡,定不是普通人家。

       少女虽然之前被归辰的外貌迷住了一些,但是也不是蠢人,自然知道归辰不愿说估计有归辰自己的道理,对方不愿透露,自己也不会追问,萍水相逢,又未必会再相见,少女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问了。不过,袭击你的怕不是要劫色吧?”

       这话一出,很明显便是少女在对归辰刚才的答复表达了一丝不满,归辰对此也只能苦笑,没再回话。

       少女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你是会稽人?”

       归辰点头。

       少女神情有些玩味,道:“刚好我准备搬家去越地会稽,此时马车正在那边歇息,不知少年愿不愿一同前去?也好给我们指个路?”

       归辰稍作思量,答应道:“好,既然姑娘不嫌弃,那一路还承蒙姑娘照顾了。”

       少女笑道:“客气什么。少侠想必多少会些剑术吧?”

       归辰笑道:“在下区区一山野农夫,会些剑法也是自己瞎挥瞎舞,称不上会,只是会把玩把玩罢了。”

       少女不以为然,显然没有相信,归辰身上以及剑上的血迹早就透露了归辰之前所经历的恶战。

       归辰此时抱拳道:“不知姑娘怎么称呼?如若不嫌弃,我这野人愿尽绵薄之力护姑娘到会稽城。”

       少女嫣然一笑,道:“我嘛。姓虞,父亲给我起名天寅。”

       归辰边提剑,边道:“那我就叫你天寅吧。看年龄,你我应是同辈,那直呼其名不知姑娘觉得可否?”

       归辰平时行走江湖,随便惯了,那些世俗礼节也是时守时不守的,对于男女之间是否直呼其名的事情,只要女方不介意,归辰自然愿直呼其名,也显得随性。

       虞天寅脸颊有一丝红晕,道:“一上来就直呼其名,你这人真是,怎么如此没有教养?”

       归辰哈哈一笑,摸了摸头,道:“既然姑娘介意,那我便称你虞姑娘。刚才若是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虞天寅眼珠子一转,笑道:“行,许你叫天寅。不过嘛,你刚才确实有些失礼,不如……你舞个剑给我看看吧。你不是说要做护卫吗?那自然得要点武功吧?”

       虞天寅虽然不会武功,但是自幼习舞,虞家又是名门大家,剑术也是会舞一些的,虽然不一定有实战性,但是单纯评个好坏应也是绰绰有余,不至于眼拙。

       归辰讪讪道:“行。”

       对待剑法,归辰一直都好似对待阿青,这是他们二人的百年心血,青辰剑诀虽说不上天下无敌,但是也应是难逢敌手,归辰一提剑,便进入了状态,那种天地之间,无剑无我,人剑合一的状态。提手轻轻的把剑立在耳边,湛卢剑有灵,开始发出阵阵剑吟,归辰轻轻的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剑气,每次挥剑,他都能想起这剑法背后的过去和艰辛,自然有一种独我的意识。

       虞天寅见归辰尚未开舞,便已剑气四散,气势滔天,心中有一丝惊愕,此等剑法大家之势,怎会出现在一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

       归辰此时已无别心,轻轻一挥,剑出,气定,红光四射,赤影万千,虽无青色点缀,却也凌厉逼人。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