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归辰忆第75章   随行佳人

    第75章   随行佳人

    作者:归海羽    

       良久,虞天寅才终于缓过神来,看着还站在原地凝神定气,闭目不言的归辰,眼底出现了一丝倾慕。

       “这少年与我年龄相差无几,为何会这等高超的剑法?即便是打娘胎里开始习剑,短短十几年间也未必能有如此造化吧……”

       虞天寅下意识的抬起纤纤玉手,默默的为归辰鼓起了掌来,一边鼓掌一边还轻轻的笑着。

       佳人笑,一时间,天地失色。

       归辰此时也睁开了双眼,却对美景浑然不觉,沉稳的把剑插入剑鞘,反手挂在了背上,轻轻的拍了拍衣襟,笑道:“不知这剑法,可否还入的了姑娘的法眼?”

       虞天寅捂住嘴轻笑道:“看不出来,少侠真是好功夫啊,这剑法天寅从未见过,但天寅自幼也算得上见过一些剑法,未有一个能和少侠的剑法相提并论。不知……这是何剑法?”

       归辰笑道:“我现在亦是不知师傅何在。我本一山野牧人,这剑法亦是我当年遇上一位高人传授,现在那位高人也早已不知所踪。”

       虞天寅明知归辰在撒谎,却也不点破,只是这少年身上的神秘色彩越来越浓。

       归辰被虞天寅上下打量的稍微有些不太自在,耸了耸肩,问道:“姑娘刚才好像还没回我话呢吧?”

       虞天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嗯,可以。这剑法很厉害,既然你不愿意多说,那我也就不再多问,师从何处,对有些人来说或许也或多或少有不可告知的原因吧。”

       归辰走到虞天寅的面前,问道:“那我现在可否有资格同行?”

       虞天寅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道:“嗯,我答应你了。但是你要想办法把你的剑收起来。”

       归辰点点头,毕竟此时已经是秦始皇收了天下之器,虞天寅没有对归辰手中的剑持有疑问不代表她身边的人不会。

       归辰低头,却发现了一丝尴尬,此时的他,浑身血迹,跟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没有什么区别,同时也惊叹虞天寅刚才一直看着浑身是血痕的归辰居然没有一丝的表现。

       虞天寅明白到了归辰的疑惑,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回去帮你拿件衣服。”

       归辰木讷的点点头,道:“多谢。”

       虞天寅朝归辰一笑,转身跑开。

       归辰看着佳人离去的身影,心中闪过了一丝惬意。

       很久没有过这种轻松的感觉了,这些年,一直都被各种责任,负担,压得根本喘不过气来,今日见佳人一笑,也算是暂时忘记了之前的郁结。

       归辰脱下了身上沾满血迹的衣服,用剑将没有血迹的部分给刮开,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个剑布,将湛卢剑抱在其中,也算得上做了一层表面的掩饰。

       做完这些之后虞天寅还没有回来,归辰也没有着急,淡然的看着湖面,轻笑道:“这姑娘也不知道是何来头,但一定不小,其穿着虽不华丽,但却十分讲究。其举止虽然突兀但却不失典雅。其见识又颇为广泛,想必是个大家闺秀。见铁器不怕,说明家里定有私藏。见血虽惧,却可自我克服,说明胆气十足。见舞剑可评头论足,说明自幼受过熏陶。”

       归辰想到这些,脑海中又悄悄的浮现出了一个青衫的身影,仿佛在卿遥身上看到这个身影,今日,又仿佛在虞天寅上捕捉到了一丝神似。

       归辰拍了拍头,甩开了这些多余的想法,心道:“想必这姑娘取衣服,也不知如何说辞,时间长点也无可厚非吧。”

       既不知还有多久,归辰便又坐在河边,看着青青湖水,喃喃自语:“卿遥,张良。不知你们二人有没有逃过这暴秦的追杀。他日若是再会,希望不会如此狼狈。”

       又过了一会,只见远处一紫衫佳人缓缓跑来,气喘吁吁。

       归辰笑着起身,道:“虞姑娘,是不是借衣说辞十分困难?”

       虞天寅见归辰上半身毫无遮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低声道:“借件衣服倒不困难,关键是合身与否。”

       归辰有一丝疑惑,他虽然看上去恍如十几岁少年,但是身高也近丈,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怎会衣服难找?

       虞天寅看出来归辰的疑惑,解释道:“我们家仆人都没有随身携带的换洗衣服,能帮你借到的无非是我的衣服或者我族弟的衣服……”

       归辰慌忙打断:“万万不可,归辰怎能穿姑娘的衣服。我看我还是去别地想办法弄一件吧。”

       虞天寅先是一愣神,随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口误产生的误会,白了一眼归辰,怒道:“你想得美。我一姑娘家……怎能给你穿我的衣服,没想到你这个人看着如此正人君子,却是个……登徒子!”

       归辰老脸一红,低下头,百年的他竟然也出现了语塞。不过因为他年轻俊朗的面孔,这种老气横秋的表情反倒显得有一丝稚嫩。

       归辰一生唯一的女子便是阿青,然而阿青乃山野牧羊女,从未有过什么讲究,自然和女子打交道时难免会把当年和阿青打交道的方式不由自主的表现出来。

       现在被虞天寅一说,还真的有些羞愧。

       虞天寅打量一下归辰后,叹道:“莫要多言,我好般话语,才从我族弟处借到一件衣服,估计会和你身吧,不如你穿上试试。”

       归辰讪讪的笑了笑,一边套衣服,一边说道:“那就多谢姑娘有心了。归辰先谢过。”

       虞天寅没有回答,不过眼神却直直的盯着归辰的胸肌和腹肌,脸颊上闪出一丝红云,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见过生得这般好看的男儿。

       何况少年剑法盖世,多少会让虞家大小姐生出一丝青睐之情。

       归辰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他现在无心去在乎儿女情长,未来的路还很长,很坎坷,他不能再拖累别的姑娘。

       虞天寅带路,没有一会,二人就走到了马车的附近,归辰看着这浅浅清清的湖边水,叹道:“此地,终生难忘。”

       虞天寅虽然听到了归辰说的话,亦没有多问,归辰愿讲便讲。

       虞天寅在和父亲和娘亲商量了之后,一行人同意了让归辰结伴同行到会稽城,而归辰也十分有礼貌的向这些表面年长的长辈们问好。

       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说话,虞天寅坐在马车的里面,归辰看不见其面孔,而归辰呢,也伴随虞天寅的马车左右,充当其护卫的角色。

       他决定在回到项梁的地盘之前,先低调一点,毕竟始皇帝现在怕是还在满天下的追杀他,他不相信他真的杀了刘沐。

       刘沐不死,大秦帝国的地盘之下处处都有可能是归辰的坟墓,始皇帝怕是早就对刘沐言听计从,归辰不知道刘沐的长生不死的秘诀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想必肯定是和他的方式不太一样。对于想要长生不老想疯了的秦皇来说,现在刘沐很有可能已经掌控了秦国的大权。而刘沐掌权,定然不会让归辰继续活下去。

       正在归辰沉思的时候,马车里面传来一声幽幽的好听的女声,只听得虞天寅道:“我本不想多问,但是既然现在你已经成了我的身边人,我还是想问一下的。”

       归辰轻轻一笑,这也是意料之中,便道:“姑娘尽请开口,归辰能回答的,一定知无不答。”

       虞天寅并没有一上来就问归辰为什么浑身是血或者之前在干什么,而是清幽的透过马车帘子看了看归辰身边的那把散发着红光的剑,问道:“你的剑是哪来的?秦法规定,非官差不许持剑……更何况你这把剑,一看便非凡铁。”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