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巍巍巴山魂第2章   百姓敛忠魂

    第2章   百姓敛忠魂

    作者:秋叶绿了    

      

      警卫班长低声对苟团长说:“团长,我们脱下敌兵的衣服套上,来个……”心有灵犀一点通,苟团长抢着小声说:“好,但我军战士也会把我们当成敌人。不过这弊端可以克服,我们不能全换成敌人服装,遇上误会时,没换装的赶紧上前制止,扬长避短,险中取胜,我们去夺取出口!”团长在作最坏的打算。

      夜并不沉寂,到处都在混战,枪声、低吼声、闷哼声,只是没了手榴弹炸声。没有多少余地,警卫一班钻空子前进不过十几米,便遇上了集群敌人围住一土丘。敌回头见我警卫班晃然而至,正欲辨别发作,警卫班长叫道:“自己人!”敌近前见服装,果然!说是迟那时快,配合默契,警卫一班战士已近敌散开,对准近前的敌兵就来了个突刺,刹那间敌倒下二十多人!被围的我十几个战士见状,一跃而出击!苟团长刺倒第四个敌兵时高喊:“我是苟团长,同志们冲出来随我来!”听到团长的声音力量倍增,二十几个红军随团长向最紧张的左山口冲杀!一路如法炮制,“自己人!”然后偷袭出手,占了不少便宜。他们的对面敌兵都出现了空档。见到了苦苦坚持拼杀的红军战士身影。

      杀红了眼的红军战士向警卫一班扑来,身后未换敌兵服的战士们一跃上前大叫:“自己人,别乱来!”身套敌兵服的苟明也赶紧叫道:“我是你们团长苟明!”好险啊,刺刀已近身前!生生刹住惯性。苟团长说:“随我向山口杀去!”战士们见听到团长的声音,那个激动啊,需知团长是主心骨!

      以假乱真,险中求胜,还真把民团搞懵了,屡屡迟疑着不敢乱动手。

      月亮升起来了,此时,红军团政委接应两小山包战士,两班各冲杀向两山包,刚近我阵前,就见几百个敌人借助树木掩护,从小山包、从右路口边投弹边压下来,我已牺牲过半!吴良轩喊道:“我是政委吴良轩,红军战士随我向山口冲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战士们相互传递命令,边撤边打。

      红军苟团长率众边骗边打冲至左出山口,但也是伤痕累累,但还得坚守,等待吴政委他们突出来。但吴政委他们硬冲硬打一路杀出重围可就没那么便宜了。虽然仅十分钟左右等待,又要牺牲多少红军战士!但见来路又骚动起来,知道政委他们临近了!杀!

      一个红军营长边冲杀边喊:“苟团长,我们来了!”

      两部红军会合了。团长问:“政委呢?”

      “政委断后牺牲了!”

      “冲出去,全体撤退!”

      前后各两挺机枪扫射出最后的剩余子弹,打开了缺口,红军冲出去了!这下无论敌人怎么追击,就轻松多了。因为,至少再无被重兵包围的危机。

      但,敌人没有穷追。因为他们也元气大损。

      红军撤哪去了?

      一场遭遇战,红军阴沟里翻船。黑夜丧示人的清醒,仅借月光行动,只能跟着感觉走,双方都无法掌握战场态势,至到天亮,才清楚盲目的后果。

      民团、土匪们见残余红军冲出包围,只是凭感觉,己方可能损失不小,便就地安顿下来。

      三家农户大人小孩一夜惊魂,连狗也吓得只敢轻哼两声,猪唧唧满圈乱窜。

      天亮查看现场,方知红军阵亡了五百人,己方却阵亡一千五百人!怪不得两千二百人只剩下七百余人,原以为收编二百山匪增添了人马,结果反倒亏了一大截老本进去,这才悔之不及!但悔之晚矣,方知红军不好惹。

      而红军虽然以少胜多,但七百多人就阵亡五百人,也是亏大了去了。满山遍野的双方阵亡遗体暴露在朝阳下的冬季,横七竖八。章立兴副官燥吼道:“将我们阵亡的人挖坑就地掩埋,去告诉老乡家,不准收敛红军尸体,如果有谁收尸掩埋,叫他们也变成死尸!”

      民团残余掩埋了同伴尸体己是下午,只好打算返永乐集镇街上休息一夜,翌日回镇巴县城。

      三天后的中午,民团离开了。天池寺并未平静下来。三户农家人望着那么多暴尸荒野的红军,于心不忍,女人流了泪,男人紧锁眉头,他们的心已倾向了红军。短暂的接触,感觉红军气场是那么亲切,是自己人。永乐集镇上的人已知天池寺发生的新鲜战事,那夜里久久回荡的枪声、风一样的小道消息,四乡八邻赶去天池寺观看现场。

      李居祥见来了这么多人,少说男女老少也有百二十个。灵机一动,出面说道:“老少爷们,乡里乡亲,红军娃都是好人,红军又没招惹民团,民团几千人打红军几百人,可他们没沾到光,他们死了至少看有千五百人!红军个个是好汉啦!他们是为穷人拉起的队伍,我们不能叫这些红军娃暴尸啊!民团威胁我们,不准给红军收尸,人家命就敢舍,我们收个尸就怕了吗?老少爷们,乡里乡亲,我们大家把死去的红军一个一个埋了吧!积个阴德,大家说要不要得?”

      “要得!”大家七嘴八舌。

      有人带头,就有众人跟随行动。一时,百多老百姓齐动手,不到半天功夫,烈士入土为安。

      李居祥的小儿子李玉刚也跟着大人动动手。没有人支使他这样作。

      镇巴县城,偏僻山区的县城,小得称为一个大村落还差不多。章副官带残存民团回城,硬着头皮带大队长邹雄伦等三人去见司令王三春。首先扯谎:“红军不问青红皂百,就向我们开战……”

      参谋长陈仁三正欲发话,游击司令王三春一头冲起:“啥子?你个败家子!”县衙议事堂,王三春心痛不已,一脚踹去,“给老子跪下!”章副官乖乖地跪下了,沓拉着头。

      “亏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懂得我!老子受招安也是迫不得已,受招不受编,你还不懂啥球意思吗?参谋长陈仁三还劝我归顺红军呢!你倒好,头脑一发热,就结下生死仇!”

      陈仁三赶紧趁机插话:“红军我听说过,他们不会耍二杆子先开枪,”对大队长邹雄伦说,“你说老实话,不怕,有司令给你作主,到底怎么发生的?”

      大队长邹雄伦望望司令,见到的是支持的眼光,便实话实说了:“天黑后我们路过天池寺,遇到红军哨兵装鬼的声音发问,问我们是什么人,什么部队,我们机枪就扫过去,打死了红军哨兵,跟着就边打边冲,过去了……”

      陈仁三火上泼油,他想除掉这个害死那么多红军的人,愤愤地料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王三春怒火万丈:“妈的个逼,你以为红军好欺负吗?几百人打死我们千五百人,罪该万死,卫兵,拉出去给我砍了!”

      陈仁三生怕王三春反悔,趁热打铁道:“是!”主动放下官架子,亲自动手提人,卫兵见状,毫不犹豫上前。章副官大叫:“司令你真的下得了手吗?我们受了招安就是国军,打红军是应该的,上司会嘉奖我们的!”

      王三春气呼呼不睬。章副官已被架出门外。

      “等等!”王三春犹豫了,叫卫兵出去枪下留人。却听“啪”地一声枪响,已来不及了。原来,参谋长陈仁三担心迟则生变,出门就开枪击毙,一个难得果断的家伙,我红军地下工作者!

      王三春道:“陈参谋,你也太快了点吧?”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他的犹豫也需要外力来加倾重的砝码。

      陈仁三拍地一个立正说:“司令的命令应该如山!”

      红军残余已弹尽粮绝,只好远远离去,一路无语,心沉沉的。天明时到达一山梁停下来。苟团长说:“是连长的举手!”

      三人举手。

      “是排长的举手!”

      十人举手。

      “是党员的举手!”

      八人举手。

      “同志们,政委牺牲了,大多数指战员牺牲了。”苟团长道,“但我们不会退缩,我们要踏着烈士们的血迹,继续前进!”

      没弹药了怎么办?”

      “先找个落脚处,了解敌情,再向敌人要嘛!”

      “全体立正,面向天池寺,向牺牲的战友敬礼!”

      ……

      “出发!”

      一天后的上午,来到一个高山丘陵地带,大雪纷纷扬扬,灰色的云昏昏噩噩,天地浑为一体,却不觉怎么寒冷。此地名叫黎坝。在这高山之颠处,此情此景,天连地,地连天,天昏地暗,给人一种苍凉感。部队顿住脚步,齐涌上前观看。但见凹坦之地炊烟袅袅,宛若世外,有村落有散户,白雪掩没了一切,农家炊烟仿佛从地底下冒出。这情景,给了红军一种温慰。团长苟明高声叫道:“营连排干部,到我这里来开会!部队原地休息一会儿!”

      团长移了移位置,在一松树下坐着等候。说是开会,无非在团长身边或坐或站着。苟团长望了望来到的干部,说:“我打算就在此地落脚,发动群众,并以此为根据地,四下出击,同志们,你们看如何?”

      “同意!”

      “好,另外,总部现在何处,我们也要找总部汇报情况,”苟团长说,“谁愿去?”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