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凤倾天下第5章   

    第5章   

    作者:素清    

      广沧雨看了一旁的太子,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眼下京城的治安皆由广凝寒负责,他手下的锦衣卫在京城欺善怕恶,目无王法,是该好好的去一下这颗毒瘤了。

      “回父皇,太子手下的锦衣卫在百姓口中颇有好评,不如就让儿臣跟太子一起吧,我们两兄弟也好久没一起共事了。”

      皇上看着太子,再看看宸王,对宸王说道:“宸王刚从沙场杀敌回来,周波劳顿,朕知你心系天下,但是身体要紧,你暂且好生歇息,这一事就交于太子,宸王入座吧。”宸王攥紧拳头内心呐喊着“父皇你果真偏心致此吗?”

      皇上看着台下跪着的花夕拾,只见她倔强的不吭一声,手里拿着摔断的发簪竟一股酸楚涌上心头,罢了,凝儿,此次朕恐怖要让你失望了,太子如此这般不争气,以后的太子妃必定是要一个能帮得上他忙的,可是花夕拾明显不行。

      “花夕拾,你可知这发簪有何来由?”皇上突然问花夕拾。

      花夕拾一愣,为何皇上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只知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回皇上,臣女不知。”

      “此物便是你与太子的定亲之物,当时皇后跟你母亲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姊妹,她们二人曾约定过,若育儿一男一女则婚配,两男为兄弟,两女为姊妹,可谁知皇后这么快就撒手而去,而你母亲生下你后也去了,当时以此物为证,朕找了许久,未曾想竟在你手里,再相见时已支离破碎,花夕拾,你折断发簪意味着你毁婚,藐视皇家威严,看在皇后的份上,朕不予追究,并给你一次机会,今日朕就封你为太子侧妃,在太子妃未定前,你是太子府内的女主人,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哔然,东方宇枫一阵木讷,其他太子用玩味的眼神看着花夕拾,众人看太子的眼神也充满了戏谑,广沧雨坐在位置上微闭双眼,双手敲打着桌面好有节奏,花夕拾则是一脸愕然的盯着这根发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

      “皇上,不可,花夕拾她。。。。。。。。。。。。”

      “父皇,花夕拾可是出了名的荡妇,您让儿臣娶她岂不是让全天下的人笑话?望父皇收回成命。”

      东方宇枫正欲说话,广凝寒抢先一步将话说完。东方宇枫咬紧牙关,他恨,他恨自己没有堵住广凝寒的嘴,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大庭广众之下竟被人羞辱,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子竟被当今太子在众人之下骂成“荡妇”,做父皇的逼婚,做儿臣的当众退婚,难道他们皇室就可以这样把人的尊严全踩在脚底下吗?

      “放肆,朕说话,岂能容你插嘴,难道你母后就是这样教你顶撞朕的?”

      “父皇,儿臣不敢,但是你要将这个女人赐给儿臣,请恕儿臣不遵,儿臣可不想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儿臣娶了一个破烂货,婚后还要顶着一顶绿帽子,更何况这根破簪子指不定是这个女人哪里捡的。望父皇三思。”

      “够了,广凝寒,你一口一个荡妇、破烂货,请问你哪里看出我是荡妇了?就凭市井流言你就如此诽谤我,难道天家皇子都跟街坊的那些乱嚼口舌的长舌妇是一样的货色吗?启禀皇上,这发簪已被贼人摔断,说明花夕拾与天家无缘,信物已毁,则昔日所作的约定皆不作数,冥冥之中皆有定数,我想应该是前皇后跟我母亲在天有灵都觉得我跟太子不适合,所以这次摔断的是发簪,不是其它物什,并闹到您跟前,她们就是想通过这件事来传达她们的思想,望皇上三思。”花夕拾说道。

      广凝寒听了说道:“你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我,父皇,虽说这个女人不守妇道,但是她说的话不无道理,可能这就是母后跟你说的,难道你要让母后不高兴吗?”

      皇上看着这个儿子,内心一阵酸楚,他转头问向广沧雨:“宸王觉得如何?”

      宸王答道:“回父皇,此等女子着实不入流,咱们皇室最重要的就是颜面,她先毁婚在先,您宅心仁厚,非但没有治她的罪,反而还让她做太子的侧妃,实乃我凝虚国之福,可是花夕拾非但不领情,反而还将逝去的母后搬出来搬弄是非,真乃大不敬。但是母后也是心善之人,儿臣建议,将她贬为庶民,收回现有的财产,并关押天牢数日则以严惩,以显我皇室的威严。”

      花夕拾看着眼前这位谪仙,原先一有的好感全无,都说皇室无情果真如此,凭着一根发簪说赐婚就赐婚;凭着市井流言,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子清白全无,日后在这诺大的凝虚国谁还敢娶她花夕拾?明明是太子连妾都不愿娶纳她,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百般羞辱她,到最后又变成了自己不领情;在宸王进殿的那一刻起,她多年来的春心萌动,也因那一句“关押天牢数日则以严惩”而变得烟消云散。

      皇上连忙下旨道:“因花夕拾毁婚在先,对前皇后无礼在后,即日起,夺回花夕拾的封号,贬为庶民,所有财产全部充公,不得有私藏,但皇恩浩荡,看在花将军的份上,花府仍留花夕拾名下,但是不得允许有除花夕拾以外的人留在府内,一经发现有私留者,则全部流放。另关押花夕拾进天牢三月以儆效尤。”

      话一落下就有两个侍卫将花夕拾拉下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但是她很清醒,她要想办法,想办法改变这个局面,想办法化被动为主动,因为她花夕拾永远都不是那种认命的人,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东方宇枫听后跪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只因一句自己乏了便已离去,东方宇枫扯住宸王的衣领,红着眼说道:“广沧雨,从今日起,咱们势不两立,还有你,广凝寒,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广凝寒无所谓的看着东方宇枫说道:“就凭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世家子弟,你一点权力都没有,你以为你的命有多值钱?你连跟我提鞋都不配,等你坐上世家那个位置在来说这句话吧,哈哈哈,不自量力。”说完笑着出了殿门。

      广沧雨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方宇枫,对他说着:“要想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只有让自己强大。只要自己强大了,谁还敢瞧不起你?”

      东方宇枫看着广沧雨:“强大?她一介女子被你们如此欺凌,这就是你们所谓强大?周边的敌国你们不去打压,反而在这里为难一个女子,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强大?哈哈哈,待我强大之时,我也会让你们承受她今日所受的欺辱。”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