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老师的眼泪第46章   早恋的争论

    第46章   早恋的争论

    作者:文峰鲁文华    

      “呜呜呜……”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捂着脸悲伤地哭了。我恨,恨自己胆小,恨自己懦弱,恨自己无能!我想,要是我刚才胆子再大一点,心更狠一点,胳膊再往上抬高一点,身子再向前倾进一点,人间最幸福的体验就降临到我身上了!但我真的敢这么做么?不,我不敢!就算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不敢!因为我心里自始至终都塞满了害怕,我怕自己拥抱或亲吻她是在亵渎她;我怕她万一拒绝我就惨了;但我更怕自己配不上她,还怕跟她交往了要花钱,我实在舍不得花掉为孩子们建宿舍的血汗钱哪!我甚至怕有朝一日和她结了婚,为了生孩子要做那万恶的羞耻之事……总之,我怕的东西太多太多,简直无穷无尽!

      我一边“呜呜呜”地痛哭,一边在脑子里飞快地分析我失败的原因,以及后阶段的如何应对。我感到自己实在没脸面对江小姐了,甚至没脸继续呆在这里。可是离开了华光中学,我还能往哪儿去?况且,我实在舍不得这里的学生,舍不得这美好的工作环境啊!

      “不!我还得继续呆在这里,张桥中学的孩子们还眼巴巴地望着我呢。”一想到那个曾经令我魂牵梦莹的梦想,我的胸口不由一震:对呀,上天派我来到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打算让我谈情说爱!我来到这个世上的使命是关心和爱护孩子,而且是贫困山区的孩子!我为孩子们而生,为孩子们而死!既然如此,今天的打击算什么?今天的失败算什么?那是好事!它让我终于认清了自己,从今以后一门心思为理想而奋斗!

      想到这里,我再次昂首挺胸,转身迈开大步回到学校。此时正值晚饭时间,老师们热火朝天地聚在一起边吃边聊。我赶紧到窗口边打了点饭,也找个空位下来。吃着吃着,忽听邻近一位老师说:“今天跟完校车回来,经过棠景立交桥时,看到三(1)班的黄家发抱着三(2)班的一名女生又是亲,又是摸……”

      “轰!”我的耳边如响起一声霹雳!

      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知道了早恋这个词,但我理解的早恋仅仅是男女学生相互爱慕,顶多写几封情书或拉拉手而已,却做梦也没想过有这么可怕的方式!我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件事,转头惊慌地问:“真的?”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我的脑袋再次一声“轰”响,又问:“那你制止了他?”

      “我制止他干嘛?再说,我在车上,怎么制止?”

      “你就不晓得让司机把车停一下?你就狠心任由这个流氓欺负女生?”我胸中怒火万丈,吼叫声响彻整个饭厅。

      在场老师和饭堂师傅都被吓呆了,整个饭厅一时鸦雀无声。

      “说不定人家是你情我愿的呢!再说,这事发生在校外,不该我们老师管!”万籁俱寂之中,突然有位老师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一听气得肺都要炸了:“明明是男生欺负女生,你居然说女生情愿!这是老师说的话吗?不,这连人话都不是!”

      说话的老师顿时窘得脸通红。

      我不再理会在场老师们,放下饭碗便直奔校长室。里面校长主任正商量什么,我一进门便大声吼道:“钟校长张主任,今天放学途中三(1)班黄家发在立交桥下欺负一名女生,我们有老师看到了居然不制止!你们说,这不是纵容学生犯罪吗?明天,你们一定要对黄家发进行严厉的处罚——不,我觉得应该把他送到派出所,让警察好好惩治他!”

      校长主任同时一愣,四只眼睛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张主任这才不屑地说:“这事发生在校外,你管它干嘛?”

      又是一声晴天霹雳!

      自打上小学以来,我就一直认定校领导是老师的道德楷模,是世上最关心和爱护学生的人,可是听张主任刚才这话,居然好像一点也不关心学生!这底怎么回事?而且,瞧钟校长这神情,好像和张主任是一样的态度,难道他也不关心学生?若果真如此,这世界就太可怕了!

      “为什么发生在校外就不该我们管?我们不是老师吗?老师的天职不是关心和爱护学生吗?难道我们只能在校内关心学生,出了校门就不用关心学生了?这到底什么逻辑?”校长和主任的态度几乎彻底消灭了我对他们的敬畏,我毫不顾忌地大吼起来。

      “那么,女生大喊救命了吗?拼命反抗了吗?如果没有,就说明她是情愿的,警察也拿他们没办法!”张主任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恶劣态度,说话的语气始终轻描淡写。

      这话如当头一棒,我顿时呆了。

      是啊,女生反抗了吗?女生喊救命了吗?如果喊,警察当场就能把黄家发抓起来!可她为什么不喊?难道她真的情愿?呀,女生怎么可能情愿?

      这个结果比我先前的想象更加可怕!自打从书本上认识强奸、调戏、污辱这些词汇以来,我就一直相信,两性之中唯有男性有性欲,而女性没有性欲;男性永远是丑恶的施暴者,而女性永远是无辜的受害者,顶多也只能算被动承受者。虽然此前江小姐用双拳猛擂我的胸部时,我的脑海里曾闪过一瞬间的怀疑,但我马上否决了它,认定那是爱情而不是性欲。此刻听张主任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怀疑起来:难道,那个女生当时真的情愿?

      眼前浮现出记忆中女生的种种天真面容,我再次坚定起来:不管怎样,女学生永远是祖国的最宝贵花朵,是绝不容人亵渎的!她们成年后再怎么谈男朋友我都可以不管,但眼下她们还是孩子,还是很小的孩子,无论身体或心智都远未发育成熟,我绝不容许有人欺负她们!

      于是我昂首挺胸,义正辞严地问:“这事你们到底管不管?”

      校长主任又是一愣,张主任问:“管?怎么管?你要我们怎么管?”

      “怎么不好管?先对他进行教育,教育不好就直接交给派出所!”

      此刻说到教育这个词,我其实感到很多余,因为我认为黄家发根本上就是个流氓,完全不值得教育,而应该直接送到派出所关起来。

      “交给派出所是不可能的,但这事是得重视。明天,我就把那个叫什么黄家发的叫来谈谈。”钟校长终于发话了。

      我感激地看了看钟校长,心想:毕竟校长的思想觉悟高啊!

      有了校长这颗定心丸,我终于放心地告辞而去。回到自己寝室,龚室友正躺在床上看报。我把这事跟他一说,龚室友却笑了:“现在时代不同了,这事不值得你大惊小怪。”

      我一听怒火上冲:“大惊小怪?对黄家发这种无耻行径你居然说不值得奇怪?别忘了,你是老师,教书育人的老师!”

      龚室友脸一红,道:“什么老师不老师的?我们不都是想谋口饭吃?”

      我不禁一愣,但马上义正辞严地反驳:“就算我们是谋口饭吃,也要讲老师的责任和良心,也要讲老师的职业道德!”

      “好好好,我不跟你争了!你看看这张报纸,人家有的学校都有女生怀孕了!”

      “什么?你说什么?怀……怀……怀……孕?”我惊得魂飞魄窜,却老半天才敢吐出最后一个字。是啊,怀孕这个词看似中性,可我一直没有做到把它看成中性。此刻得知它发生在女学生身上,我心中立时把它看成了世上最邪恶最恐怖的名词!天哪,祖国的最宝贵花朵竟然会怀孕,祖国的最宝贵花朵竟然会怀孕——这怎么可能?

      我发疯似地一把夺过报纸,仔细一瞧,还是真的!

      我再也支持不住,“啊”地一声长嚎就向外飞跑而去。我这次没有在公路边停留,也没跑向上次的居民区,而是直奔数里外的广州正元中学。那是一所赫赫有名的公立学校,两年前我曾坐车从那里路过,当时本想进去参观,却因内心深刻自卑未能成行。此刻心怀愤懑,我顾不得自卑了,只想进去质问它:“你到底还是不是教书育人的地方?”

      当然,女生怀孕的事未必发生在正元中学,但我此刻万分悲痛和愤怒,便宁愿相信它是罪魁祸首!

      我气喘吁吁地来到正元中学门口,朝里一瞧,果然气势宏伟。看着这所正宗的公立学校,我不禁百感交集,直咽口水,喃喃地说道:“亲爱的祖国啊,你若让我在这里为你献身多好!我一定呕心沥血,让你的孩子健康成长,决不会让他们的心灵受到污染,更不会让女学生受到伤害!”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