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日出日落之漠国花妃第80章   吃喝两字的意义

    第80章   吃喝两字的意义

    作者:阴阳勃勃神    

      好了!就这么说定,午后下班,你我去前面不远处,我们常去的一家大排档吃饭,田四说话。

      他想尽快敲定这件事,两个人没完没了,说了半天,扯不到正题上,让人烦恼。

      哦!去大红袍排挡吃呀?阿刘似问非问一句。

      是是!田四忙回应一声,他的语气里,已经显得不耐烦了。

      吃什么呀?阿刘跟着问,他属于细心人,既然决定吃喝,便要关注细节问题。

      嗯嗯!田四吱应一声,他也没有想好呢!

      你说呢?他反问阿刘。

      说到吃喝,田四的心思便活跃起来,他属于嗜好吃喝的人,自然不会落下吃喝上的话题。

      嗯?阿刘的嘴里哼着,心里开始想象吃什么。

      吃牛肉!田四说话。

      嗯嗯!好是好!可是,我们要不要喝酒呀?阿刘问他一句。

      你神经呀?田四不直接回答,却嗔他一声。

      接着,田四不等阿刘反应,跟起又说,你不知道吗?吃喝两字的意义。

      嗯嗯?阿刘瞪大眼睛,哼哼唧唧,一副好奇的神情。

      这个田四又要耍什么鬼呀?他暗自嘀咕。

      于是,田四给阿刘解释,吃字代表着往嘴里塞灌食物。

      他担心阿刘不理解喝字,便着重说到喝汤,实际上,喝汤就是吃的内容之一。

      跟着,田四说到喝字,这个喝字,真正的意义,便是往嘴里灌酒,只有喝酒,才能体现出吃喝中的喝字。

      阿刘眯愣起眼睛,看着田四,好像不认识一般,他在心里暗暗嘀咕,看不出,这小子懂得多。

      不过,他要点面子,不能在田四面前,显出无能蠢才的模样。

      因此,他在面上呵呵笑起来,似乎听了一个笑话,感觉好玩而已。

      田四瞪他一眼,嘴里嚷嚷,你笑啥?

      没有笑什么!我只想说一句,吃喝就是吃喝,哪里会有这么多名堂呢?

      阿刘说完话,心里美滋滋,自己似乎显得聪明了,竟然有如此见识,可以驳斥田四的看法。

      哦哦!田四在嘴里哼哼,不打算计较他这番话。

      较真什么呀?他在心里自问一声,还是谈点现实情况更实在。

      于是,他跟着问一句,你不想喝酒吗?

      阿刘在鼻子中哼一下,你才不喜欢喝酒呢?

      奇了奇了!田四笑笑,说出一串感叹语。

      我的意思是,吃牛肉时,便不能喝酒,阿刘说出这番话,心思马上平静下来,就像上考场,终于到了出考场的时候。

      什么呀?田四在嘴里发出一声不耐烦的疑问。

      田四的心,却开始微微颤抖,这个阿刘,听他这番话,似有见识的人物,聪明的程度,并不在自己之下,让自己有些嫉妒。

      田四好像听人说过,吃牛肉时,不能同时喝酒,否则,容易伤身,尤其伤害男女间的那种功能。

      不过,田四似信非信,没有全信,也没有不信,他照样吃牛肉,同时喝酒,身体上并没有大碍,便不再往心里拾。

      今天,逢到阿刘如此说法,勾起他的记忆,每次吃牛肉喝酒之后,身体上似乎感觉不爽。

      我只是听人说过此事,倒是没有在意,我们且不要相信这种话,即便有影响,也是针对某些人而已。

      阿刘反倒过来,安慰田四。

      你的意思,我们可以吃牛肉跟着喝酒吗?田四问一句。

      嗯嗯!我们的身体结实,有什么妨碍,也能抗过去,阿刘点头,跟着说。

      是是!田四点头附和阿刘的话。

      不过,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吃牛肉时,便不要喝酒,田四倒忧心起来。

      没事没事!阿刘连声呼叫,一脸不在乎的神态。

      即便有事,吃喝几次,焉能有事?他笑笑说,安慰田四。

      是这样的道理,可是,不怕一万,但怕万一呀!田四跟着笑笑说。

      他的心里,没有信心,以前吃喝,纯粹属于稀里糊涂,今天,逢到阿刘提醒,让他不得不长了一个心眼。

      以前,他打心里,瞧不起阿刘,可是,闻听阿刘这番话,此人的智商不在自己之下,让他的面子何以堪?

      于是,他虽说不这样吃,可是,听到阿刘翻转的话,又要吃牛肉喝酒,心里却一阵痛快。

      巴不得看见阿刘比起自己傻,依然生活在不开化的懵懂状态中。

      人性中的本能,就是超越其他人,骑在其他人的头上,却不至于让他们愤怒,做到这份上的人,才会是聪明的人物。

      田四自以为聪明,便见不得阿刘聪明,打压住他的智慧,让他回到傻傻的状态中,才有田四显摆聪明的时刻。

      不过,今天吃饭,他不想吃牛肉喝酒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行事原则的人,一定是不长脑袋。

      自己不吃,也不能拉着阿刘吃,只好一起不吃了。

      算他运气好!田四暗啐一口。

      于是,田四瞅着阿刘说,我们今天吃鸡肉,让酒家炖上一只整鸡,我们美美吃上一顿,再喝上几碗酒,爽呀!

      两人吃上一只鸡呀!阿刘惊奇一声。

      你担心不够吃?田四问他。

      却不等他回应,跟着又说,干脆炖上两只鸡,配上青菜豆腐之类,只怕我们吃不了!

      唉唉!吃鸡肉喝酒,没有劲头,吃进嘴里,没啥嚼头,不如牛肉过瘾!阿刘却咬住牛肉不放。

      田四在心里暗骂一声,傻货!

      他在脸上笑笑,语气中带有神秘,貌似悄悄告诉阿刘听。

      阿刘!他喊一声,以示说话的重要性。

      嗯嗯!阿刘回应很快,睁大眼睛看着田四。

      他有什么高招?阿刘的心里嘀咕。

      你不知道吗?田四先问一声,跟着讲,吃鸡肉喝酒,听说,对身体好,滋补男子的阳刚之气,让你搂住女子,浑身都是力量。

      呵呵!阿刘被他这句话逗笑,这么神奇?

      是呀是呀!田四应着,担心阿刘不信,又说,一个云游四方的行者告诉我,他的年龄已经七十有余,可是,他依然可以雄风降临女子。

      田四说到这里,故作抬头看看四周,生怕外人听到的秘密。

      哦!试试!阿刘果真被感动,他决意要吃鸡肉喝酒了。

      就这样了!田四喊叫着。

      是是!我们去大红袍排挡吃鸡肉,阿刘笑笑附和他。

      于是,两人挨到下午收工,有六名侍卫替换他们两人当值。

      八王府属于重地,防卫要求比较严格,白天,大门处有两人站岗值守,到了晚上,则有六名侍卫把守大门。

      八王府邸的院子里,靠着一溜围墙与花园,每隔十几米,便有一个流动哨岗,严密把守着整个八王府。

      两人离开大门哨位后,便回到侍卫宿舍,一溜红砖瓦房,四人一间的卧室。

      田四和阿刘住在一个宿舍里,门号是5号,意思是第五间房子。

      5号房里同样住了四个人,除开他们,还有两个侍卫,不过,另外两个侍卫接替他们,上夜班,不在房内。

      田四率先走到门口,掏出一把铜钥匙,插入门锁,一个硕大的铜制锁,锁眼转动一下,便开了。

      他取出锁,照样挂在门扣上,推门,转头看看阿刘,说句,快点换衣服!

      阿刘下意识点点头,跟着他走进宿舍。

      不过,阿刘笑着说一句,人已经走光了,只剩我们两人,怕他们蹭饭不成?

      田四瞪他一眼,跟着叱他,少啰嗦!其他房间里有兄弟们,碰到了,你怎么说?

      阿刘想想,跟着回应,也是,大家眼见我们出门打牙祭,指不定眼红,不请他们跟随吃喝,不知会有多少风凉话?

      哼哼!田四跟着冷笑,说说风凉话倒好了,只怕会疑心我们有了来路不正的钱,花天酒地去吃喝。

      也是!阿刘跟着随声附和,万一传到八王的耳朵了,纵使江侍卫长知道,我们也会受罪。

      知道就好!田四回他一句,跟着便叮嘱他,一会儿,我们出门时,遇见熟悉的弟兄们,万不可说吃饭的话,只说出门转转。

      嗯嗯!阿刘不住点头。

      快点换衣服!田四说一声,便自顾自换衣服了。

      阿刘跟着脱去战袍,房间里一片簌簌的衣服摩擦声音。

      田四率先穿戴好,又拿起茶缸,去水壶里倒水喝,顺便看一下火炉子。

      宿舍的门口一角,矗立着一个蜂窝煤炉子,每个宿舍的门口,都放有一个炉子,方便热水烧水喝。

      八王府里的侍卫们,倒是不用做饭,王府里有一座统一的厨房,专门给下人们做饭吃。

      侍卫们和王府里的其他下人,清洁工,丫环,花工,帐房等等,皆在这个厨房里吃饭。

      八王自有一个小厨房,他和一家人,由小厨房供应饭菜。

      水壶里有水,温温的水,田四吃不准,开水还是没有烧开?

      是开水吗?他喊一声。

      阿刘笑笑,调侃他,你尝尝,便知道结果。

      哦!假如是开水的话!要不要烫到嘴呀?田四略有不满,硬挷挷回一句。

      呵呵!阿刘并不避讳,直接笑笑,很玩笑的模样。

      哼哼!田四没有生气,跟着哼哼笑几声,他提起水壶,弯腰察看火炉的火情。

      嗯嗯!炉火封住了,说不清楚,是不是烧开的水?他嘟囔几句。

      这个事情很好办!你去门口问问他们两个人,便知道壶里的水,是不是开水,阿刘笑着说话。

      哼!田四在鼻子里哼一声,跟着说,现在过去,等于招供,我们请客!要不要请他们吃喝呢?

      哦!阿刘稍稍惊奇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不过,他马上又说,他们正在上班,哪里敢私自出门吃喝呢?

      是呀!他们上班时间不敢跟着我们走,可是,他们下班后,会不会让我们请客呢?田四瞪起眼睛,看着阿刘问话。

      他跟着在心里暗骂阿刘,想在我的面前耍聪明,你还要嫩着呢!

      阿刘嗯一声,卡住话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田四听不到他反应,忙转头看他一眼,只见他笑笑,却不再张嘴说话。

      我们快点穿衣服!田四努力化解沉默中的尴尬,这么说一句。

      我穿好了!阿刘又说话。

      走!田四忙跟上一句,同时,他挥挥手,好似江侍卫长的模样。

      你不喝水了?阿刘没话找话说。

      喝什么呀?去大排档里喝茶!田四没好气地说。

      嗯嗯!走走!我也是这个理!阿刘笑笑,跟着说。

      田四也跟着笑笑,两个人惺惺相惜一番,便走出房间,田四走在前头,回头说一句,你锁门!

      嗯!阿刘跟着应一声。

      他在心里却暗骂田四,又不是你请客吃饭,却像个老爷一般,随便支应我呢!

      于是,阿刘锁好宿舍门,两人快步前行,到了大门口,几个侍卫首先招呼他们,田四阿刘!去哪里呀?

      哦!田四率先说话,我们出门转转,窝在宿舍里,闷得慌呀!

      阿刘跟在一旁,不说话,只顾笑呵呵。

      好好!慢走!一个相熟的侍卫笑笑说,他顺便摆摆手。

      其他几个侍卫如同阿刘一般的配角,跟着笑呵呵,却不吱声。

      他们也明白,这种场合下,有什么话说呢?

      田四和阿刘尽量挤出很多笑容,很快闪出大门,走向外面的大街。

      他们在心里,不约而同,恨不能加快脚步,最好跑步前进,尽快离开众人的视线,省去心理上的很多尴尬。

      不过,和他们同住一个宿舍的一个侍卫想起什么,瞅着他们的背影,喊一声,厨房已经开饭了,你们不吃晚饭吗?

      田四和阿刘都听到这句喊话,阿刘想转头回应一句,说声不吃的话。

      还是田四有经验,沉稳得住,忙朝阿刘身边靠靠,装作走路不稳的模样,撞他一下。

      跟着,他的嘴里轻轻且急急说一句,别搭理他!别说话!我们只管往前走!

      末后,他跟上说一句,我们只当没有听到。

      阿刘的嘴里,忙跟着嗯嗯!

      他在心里嘀咕,只好这样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