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武大之恋第3章   

    第3章   

    作者:小月采玲    

      江涛回到校外与别人合租的公寓已经很晚了。

      在此之前,他和下午那几个踢球的哥们儿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里来了一次“最后的晚餐”,也算是散伙饭。

      打进校起,这几个哥们儿就和江涛结成了死党,除了不共享女友外,其他的东西统统共享:什么饭卡、衣服、鞋、作业等等。

      讲道理,在六月底七月初的时候他们就应该离开学校——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因为对他们而言,四年的大学本科生活已经告了一个段落。——之所以还留在学校,是这几个哥们儿有的已被学校保研,有的准备考研;而江涛的情况有些特殊,他是被动留校。

      考研对江涛来说是不存在的——他不是那种品学兼优的乖乖生,保研就更是非份之想,能拿到毕业证、学位证顺利毕业他就要感天谢地了!

      一切都是挂科引起的,直到毕业时,江涛还有两科没过,他被这事弄的头很大。想按时毕业几乎是希望渺茫,他面对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拿肄业证走人,要么再修学一年把挂掉的学分修回,江涛无奈的选择了后者。

      拿不到毕业证江涛心里非常清楚后果会是多么严重,以他老爹的脾气,打折他一条腿一点都不夸张。想当年,他老爹年轻时为考武大不知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但屡考不中一生都被毁了,最后只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这个宝贝儿子身上。

      为了毕业证的事,江涛一直赖在学校不敢回老家。老妈来电话催过好几次想让他回家考公务员,再顺便给他介绍个当地媳妇,江涛有苦说不出,只好一再敷衍。一年多没回去了,他知道老妈特想他,他何尝不是如此:虽然他已经有点离不开江城的热干面、鸭脖和小龙虾,但他更喜欢老妈亲手做的小米粥和烙饼。

      江涛虽学习成绩不咋地,但绝不是那种不爱学习的混子,他珍惜考进武大的不易。与那些整天沉迷于游戏的学渣不同,他挂科太多纯粹是与他做直播有关。

      在刚上大三那年,直播的兴起让他迷恋上了主播这一行。他学的专业正好是播音主持,为了更好的锻炼自己,他把过多的时间花在了直播上,因而频繁翘课。翘到那个辅导员小姐姐只差没登“寻人启示”。

      导员小姐姐其实只比江涛大几岁,平时虽一脸的严肃,但对江涛总能网开一面。班上同样几个挂科严重的同学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直接打电话把他们的家长叫到学校来当面训斥。有一位千里迢迢从东北那疙瘩地赶来的家长,也被这个丫头片子训的一楞一楞,气的东北老铁当场抽出皮带恨不得把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不争气儿子暴打一顿:你咋这么不明事理呢?可怜天下父母心!

      还好,江涛天资还算聪颖,把挂掉的学分大部份都修回来了,否则,按照学生手册的规定,挂科超过30学分可以直接退学。

      不过,正所谓“福之祸所伏,祸之福所依”,如果不是被动留校,他这辈子恐怕也不会遇到彩璘。难道真的世间万物皆有因果?那个什麻“上帝关上一扇门,然后又打开一扇窗”的意思就是指这个吗?

      在离武大三站路的这套三室一厅的合租公寓里,江涛刚冲完澡拿着毛巾擦着头走进了客厅。他顺手在冰箱里拿了一罐红牛——今天酒喝的有点多他想醒醒酒。他瞥了一眼躺在对面沙发上玩游戏的学长兼搭档,问:“憨豆哥,要不要来点什么?

      “来瓶啤酒吧。”憨豆哥激战正酣没功夫抬头。

      这位憨豆哥也是玩直播的和江涛同属一个直播平台——“鲨鱼直播平台”的签约主播,这间屋子是他们俩人合租的。他也是武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毕业的,比江涛早几届。因为长的酷似年轻版的“憨豆先生”——尤其是那双贼溜溜的大眼睛,所以被鲨鱼水友尊称为“憨豆哥”,至于他真名叫啥已无关紧要了。

      憨豆哥属于家里有矿的那一类——比较豪,典型的富二代。大学毕业后就进了一家电台做播音主持,干了一年不到觉得没意思就辞了工作开始在社会上闲荡,直到直播的兴起才干起了主播。他是玩票性质的,并不指望靠直播赚钱。在一次平台组织的活动中他和江涛走到了一起,从此鲨鱼直播平台就多了这么一对活宝。他们俩人一唱一合形同相声演员里的捧哏和逗哏,所以被鲨鱼水友戏称为一对“好基友”。

      江涛将一瓶打开的墨西哥科罗娜啤酒放在憨豆哥前面的玻璃茶几上,然后躺在旁边的一个长沙发上开始回味起下午的那一幕……

      憨豆哥打完一把《王者荣耀》,抬起头来喝了一口啤酒,顿时感觉那个酸爽。他望了望江涛问:“准备几点守夜?”

      江涛看了看时间:“今天就算了吧,感觉太累有点不在状态,在群里发个通知吧。”

      “不守夜?”憨豆哥有点吃惊,“这样怕不好吧。”

      “今天酒被灌多了现在头还是晕晕的,”江涛按了按太阳穴,“我怕这样出镜会掉粉的。”他似乎在为自己找理由。

      所谓“守夜”,就是每个周末,他们俩在光谷步行街MUSE缪斯酒吧的门前蹲守,直播进出夜店的女孩并寻机搭讪。这是他俩每个周末的一档固定节目,很受水友的喜欢。

      MUSE缪斯酒吧是光谷仅有的一家通宵酒吧,这里的电音派对和蹦迪很嗨也很有名,吸引着众多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和外国留学生。每到转钟时,那些喝得醉醺醺出来的疯狂男女会在这里上演着一幕幕活色生香的街头情景剧。

      江城,虽是老工业基地但这里素有大学城之称。众多的高校,满街的学生党,让这座城市充满了青春和活力,加之全国知名的直播平台鲨鱼总部设在这里,直播的氛围不要太好伐。作为一个户外主播,江涛在这里做直播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他帅气、阳光,加上脸皮超厚,撩起妹来得心应手。他喜欢直播更喜欢撩妹,即使再高冷的美女,要不了几个回合就会被他撩得花枝乱颤不能自己,有些被撩女孩甚至觉得相见恨晚想主动投怀送抱……

      今晚不守夜多少让憨豆哥有点意外。这个节目已经开播了一段时间很受水友欢迎,很多水友为了看这个直播已经足足等了一个礼拜。

      “应该是出现什么情况了”憨豆哥想。

      “憨豆哥,我想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对你隐瞒的——你是知道的,”江涛呷了几口红牛,故意停顿了一下想卖弄关子。

      呵呵,果然有料哈!憨豆哥的耳朵已不自觉的支了起来,生怕漏掉毎个细节。

      江涛不紧不慢地把下午遇到彩璘的插曲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番。

      “有点意思。”憨豆哥显然来了精神,“涛哥,这临门一脚有点蹊跷呀,有射的那么准的嘛?你确定不是冲着妹子去的?”虽然他比江涛年长四岁,但喊“涛哥”已喊顺了口,因为别人都这么喊。

      “怎么可能,我江涛是那种的人吗?哪次见到漂亮的小姐姐不是说上就上,还用得着这种老掉牙的戏码。”

      “我想也是。”只要扯上女孩憨豆哥总有种聊不完的话题,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放光,“只是有些弄不明白,但凡这种好事总能被你涛哥遇到。”他叹了一口气,“我在那个场子踢了四年球怎么就没碰到个林妹妹?而且还是韩版的,这不科学呀!”

      “行了吧,憨豆哥,少来,你撩到的妹子还少吗?”

      “好吧,算你腻害。”愍豆哥知道这次“艳遇”对江涛来说只不过是又一次“逢场作戏”。对女孩江涛一向很随便,最多只能保持3分钟的热度,除了那个女人之外。

      “把她的微信推过来让我瞧瞧。”

      “没有微信。”

      “???”

      这次轮到憨豆哥发懵。

      “瞪着我干嘛?”

      “涛哥,这样吃独食怕不好吧,”憨豆哥半开玩笑的说道:“还想不想做兄弟?”

      “真的没她微信……”江涛把彩璘刚来中国的情况说了一遍,并发誓在一个礼拜内把她找到,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不会是骗你吧?”憨豆哥有点怀疑,“韩国小妹妹警惕性高着呢。”

      “我想不会。她把她的手机给我看了,用的是line、ins之类的的,没有微信。”

      直播这两年,江涛对自己的女人缘那还是相当自信的。加过他微信的美女不下三千人,几乎将他的手机挤爆,拒绝他的还真屈指可数。

      “line好像日本、台湾人用的多吧?”憨豆哥装着很懂的样子,“韩国人主要用kakaotalk、ins,连FB、推特都用的少。kakaotalk有点类似QQ微信那种聊天软件,鹅厂是它的第二大股东:ins主要是帖图用的有点像国内的微博,是FB旗下的子公司。

      “憨豆哥,行啊你,不愧是学长哈!”

      “学新闻传播的,这些都不懂还混什么饭吃!”他低头看了看手机直播间,因为没有开播一群喷子已经发弹幕开喷了,但大多数水友还是在问几点钟开播。

      憨豆哥蹙了蹙眉,感觉把水友凉在一边有些不太妥。他用试探的口气说:“涛哥,如果你累了,我一个人去守夜吧?”

      “好。”

      情况并没有江涛预想的那么顺利。

      新的一周开始,江涛就忙的有些不可开交:首先,他每天要定点直播在江城各重点高校新生报到情况,这是直播平台布置的硬性任务;其次,他要联系学校办理修学的事,这个比较麻烦:最后,就是要找到那个叫彩璘的韩国小姐姐,这个是重点。

      修学的事因联系不上导员他把它暂时搁置一边,直播也在照常进行,现在他把主要精力花在寻找彩璘身上。

      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江涛无意中提到了彩璘,引起了水友们的极大兴趣。在江涛的描述中,这个韩国小姐姐被形容成“惊为天人”,水友们不答应了,有这么玄乎的吗?韩剧看的还少吗,在水友们的印象中,韩国就是“玻尿酸的海洋,整容怪的天堂。”天然美女——不存在的。

      原以为找到彩璘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毕竟是一个学校的,留学生那边的情况他也比较熟悉。但偏偏彩璘像人间蒸发一样,找遍武大各个角落均一无所获。

      “你是在跟我躲猫猫吗?”江涛想。

      现在,他只能采取最笨的办法,花了两个下午蹲守在留学生公寓前……他的行为引起了门卫保安的高度警惕,保安队长从监控室里亲自下达指令:盯住这个人,以防图谋不轨!

      不仅如此,在新生军训前的最后那个下午,他甚至异想天开的来到912操场彩璘呆过的那个位置,“守株待兔”守了整整一个下午直至天黑,希望奇迹发生……

      他有点懊恼自己的大嘴巴——不该把彩璘这么早扯了出来。这倒好,水友们非要他交出韩国小姐姐,如果见不到韩国小姐姐立马取消关注,不在看他直播。想到这,江涛真想扇自己几耳光。

      江涛曾对彩璘发过誓,无论她在哪里他都会找到她。可是,面对武大偌大的校园、五万多师生的茫茫人海,他有点力不从心,甚至有些心灰意冷。不过,他认识一个在武大留学三年的韩国女生,俩人曾经还一起喝过酒,因为放暑假的原因下周才能返校,到时候向她打听应该问题不大。

       

    作者大大的话:

    萌新一枚,还望各位看官大大抬爱!可能会更的有点慢,但我会把故事一直讲下去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