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今古侠客行第43章   第十六回·十五事故·遇暴力·路见不平·协助知府明镜高悬(下)

    第43章   第十六回·十五事故·遇暴力·路见不平·协助知府明镜高悬(下)

    作者:吕凤伦    

      这日,顾仁义正在与知县商量应对之策。

      家丁慌忙来报:“禀报庄主、江大人!有人到山庄大门骂战了。”

      “什么?”顾仁义与江别离不可思议的对视。

      江别离摔杯子道:“嘿嘿……我们还没有去找他们,他们居然自己打上门来了,简直是欺人太甚。”

      顾仁义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家丁道:“黑压压一片,不知道有多少人。”

      江别离道:“他们这分明是要造反吗!我出去会会他们。”

      顾仁义要待说什么,但是又无从说起,只得纠集一干家丁尾随他去。一路上尽见败下来的庄丁,个个伤痕累累,哀嚎之声不绝于耳,难免兔死狐悲。

      江别离上了城墙,看见外边水泄不通,大兵压境的阵仗,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奶奶的,这些家伙好狠毒!”

      “怎么了?”顾仁义伸头一看,却听见有人在喊点火,凝神看去,“那是大炮吗?”

      江别离平时养尊处优,威风八面,如今事到临头,立刻显出外强中干的本性来了,不由得吓软了腿,哭丧着脸道:“那不是……大炮是……什么?早知道……我就不该来……”

      顾仁义脸色惨白,他知道大势已去,反抗已无力。

      轰!一枚炮弹带着仇恨的火光喷射而出,直击在仁义山庄的房顶,炸开一个窟窿,火亦剧烈的燃烧起来。

      火随风势,越烧越旺。浓烟里,家丁丫鬟哭爹喊娘的,四处逃窜,已经吓破了胆,哪里还顾得主子与大人的安危,自己逃命犹恐不及。

      我在观战,眼见有官兵要再点火发炮,连忙制止道:“一炮就够顾仁义吓破胆了,不要伤了无辜的丫鬟婆姨。”

      现在已完全控制了仁义山庄这一个顽固堡垒,我们自然不会太心急了。顾仁义,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应付我的大炮?

      文雅风道:“听吕先生的吧!”

      “快看呀,顾仁义高悬白旗了!”

      “快看那个人,他不是江别离江知县吗?”

      “这个狗官也在这里,省却了麻烦,正好一并抓捕归案。”

      “报告大人,仁义山庄内有信鸽飞出,要不要打下了?”

      文知府笑道“不要打下来,由它去。”

      我道:“知府想必另有主意!”

      文知府道:“我想看看是何方人物在背后罩着恶人。”

      花夕阳笑道:“好一招放长线,钓大鱼的计谋!佩服!”

      文知府抱拳道:“过奖!过奖!”

      仁义山庄的大门开启了,顾仁义、江别离狼狈不堪,垂头丧气的出来了。

      我知道,一个阴险狡诈的人,往往会做垂死挣扎的。顾仁义、江别离,别人也许会忽略你们的秉性,我却是上当多了,怎么会再给恶人机会?

      扑扑扑扑……枪声不经意的响。

      在场的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但见顾仁义、江别离已经跪在了地上,耷拉着双手,血!慢慢染红了袍子,染红了地。

      四名铺头押解二人过来。

      我过去道:“不废了二人的手足,我们都会寝食难安的。”从二人怀里掏出飞刀,飞蝗镖数支,叮叮当当抛在知府及众人面前。

      李玲珑上前就是一人一耳光,娇喝道:“还不服气吗?”

      知县疼得直咬牙,奈何手足动弹不得,只能任人羞辱了。

      顾仁义突然嚎叫,反抗着官差道:“混账!我干爹是巡抚武厚,你们不能抓我。你们谁敢抓我?我就告诉我干爹,要他治你们的罪。”

      我冷笑道:“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么嚣张,真是不可救药。”

      知府立刻带兵接管了县衙,整顿纪律,颁布法令,并着人收押顾仁义、江别离一干犯人。大堂上清点名册,在监狱共计三十余人。

      知府衙门开堂会审,收缴顾仁义、江别离家产若干,列数罪状若干。文知府当堂宣判江别离与顾仁义的死刑,四十九日后,菜市口斩立决。

      其余从犯除了老弱妇孺不宜监禁,被知府酌情赦免之外,男丁一律监禁七八年不等。

      菜市口问斩当日,全城百姓都来围观,欢呼之声,鞭炮之声不绝于耳。

      阴雨绵绵,北风呼啸之中,百姓抬了张大善人家夫人的棺材前来,意思是要死者亲眼看着恶人伏法。

      巡抚大人突然气势汹汹的带着官兵赶来到,排场恢弘,高声吆喝,尽显官威。“刀下留人!”

      几百名精兵强将立刻把个刑场围得水泄不通,与知府人马严阵以对。一时间,菜市口的氛围紧张到了极点。

      围观的老百姓都提着心吊着胆,猜度着文知府如何处理如此高压局面。

      “干爹救我!”顾仁义癫狂的大叫:“哈哈哈,我干爹来了,你们完了。”

      吓得没有多少气儿的江知县也突然来了精神,犹如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大喊起来:“大人救我!大人救我!”

      巡抚手下一名官兵突然对张家的棺木不敬起来,连连砍下数十刀,后来还要意图掀翻在地,结果引起百姓骚动,大丢石头,打得那人头破血流,抱头鼠穿。另有几名官兵欲待有所作为,却被杨德彪率领的官兵以强弩相逼。

      知府后堂之上,巴蜀巡抚正在替顾仁义求情,与知府对着谈条件。一个要强硬的保释,一个要按照国法严办,一时僵持不下,弄得双方侍卫都剑拔弩张的,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氛围。

      花夕阳出现在院落中,“花夕阳在此,尔等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花夕阳三字名满江湖,本身就是一个闻名丧胆的信息,更何况现在他的人已到了。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是坏人气馁,好人欢欣鼓舞。

      巡抚见威逼利诱知府不成,又看着瞎子的出现,他知道自己该是时候知难而退了。

      来中秋与李玲珑立刻左右环侍着巡抚,开动紫电神剑,电击着巡抚大人的命脉,使其浑身痛苦,不敢再说什么漂亮话了,只得愤恨而去。

      “午时已到,斩!”

      杨德彪一声令下,侩子手就把顾仁义、江别离的头颅按下。

      江别离眼见活命无望,这时已经被吓破了胆,满脸霎时碧绿。

      顾仁义却做着垂死挣扎,奈何——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咔嚓!咔嚓!两声,但见血溅五步,两颗头颅滚落黄尘。百姓们拍手称善!还有几个人青年小子跳出来,鞭尸以泄心头之愤。

      惜柔拉着文雅风的手,漫步到窗户边,看着外边云收雨歇,雨过天晴,不由欢喜道:“叔叔,快看呀,太阳出来了吔!”

      文雅风点头微笑,是的,太阳出来了!

      次日,知府忧心县衙、镇府,不可一日无人主事,便酌情考虑,委任杨德彪为知县。而后又提拔周村长为镇长,协助杨德彪接管县衙一切事务。

      上任当日,杨德彪就吩咐衙差打开牢门,释放周家人。

      周镇长接着周三旺出狱,并告知他女儿无名的坟墓在弥勒庙。

      除去一方恶势力,换一方百姓安宁,真是大快人心。满大街的放鞭炮庆祝去了,热闹犹如过节。

      开罪了巡抚,后果可想而知。

      我建议:“知府大人可一方面快马上报朝廷,堵住巡抚的口实,避免他恶人先告状;另一方面招募新兵,培植自己的实力,以便保护一方百姓。”

      文雅风哈哈道:“吕先生的建议甚好!”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