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出井记第39章   离巢歌(04-08)

    第39章   离巢歌(04-08)

    作者:梅雪飞    

      每人心里都有一本账,梅天成有很多本。

      多年的会计经验和商业习惯,梅天成把每天的收支都记了流水,一年一本,锁在柜子深处,一直留着,在适当的时候给某一个孩子提一下。

      他对梅文贤说,你从小读书,每个月花我六百元①,读掉了我一栋好房子。或者一到腊月底,把某一部分账本撕下来放在梅文修、梅文治的柜台上,有意让他们无意中看到,说:你看,我当年为你花了多少钱!或者说,我的人工和你妈的人工不算,算我们的义务劳动。这是你们不在家的时候孙子们的开支,吃的喝的,穿的,上学坐车的车费,我送他们上学的汽油费。你把这点账付了吧?

      ①:1978-1997年间,全国恢复小学初中义务教育,每学期学费:小学1。5-2元,初中10元,高中20元;梅文贤高中住读,生活费每周3元,除去寒暑假,三年共花费120元;梅文贤大学读的免费师范生,政府补贴每个学生每月24元生活费,来回车费、衣服等日常开支由梅天成支出,大学期间共花费家里金钱大约180-200元。

      每年一到年底,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年饭的前一天,梅天成商人的职业病爆发,左手拿着账本,夹着香烟,右手一支圆珠笔,从后院到厨房,从厨房到客厅,追着赶着两个儿子算账,算来算去,儿子总是欠债的一方:“你还有我三千元。”转头对另一个儿子说,“你们还有我三千五百元。”

      两个儿子默默地对视一眼,也不看账单,乖乖掏钱。

      两个媳妇远远地躲在卧室里看电视,笑一笑,不做声。

      梅文贤来拜年,恨不得肋下生翅,马上飞走。

      为了避免算账算得年年难过,梅文治外出前,干脆给了一个存折,随他取用,梅文修也留了一笔现金。

      梅天成经常对儿女们说:那里有个老头,把手上的钱全给儿子们了,临死的时候茶水都看不到媳妇们端一碗!就只有那个小孙子还孝敬老人,老头就每天用五元钱买通孙子,给他到街上买一碗粉带回来给自己吃!不然早晚饿死。好遭孽啊!老头死的时候,把自己的存折撕得一滴滴一点点,没留给那些不肖子孙。还有个老头,也是这种情况!好遭孽哦!那边有一个老头,更惨!我看,人还是要留点后手。以后我们老了,就到外面走一圈,到处看看,也见见世面,然后到长江大桥上,往江里一跳,万事大吉!再不就自己爬到河里濡死算了,吃安眠药睡死算了,喝呋喃丹毒死算了。

      田巧珍也附和,两人越说越带劲,越说越高兴。

      梅文修听了不回应,沉下脸看别处。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听惯了父母一唱一和地这样说笑了。

      梅文治说:怎么把自己的儿女都想得那么坏?人家的子女是人家的子女,你老的子女是老实人,听话的,这些年哪一个子女亏待你二老了?

      梅天成说:你现在说得好听,是因为我还弄得来钱。等以后我和你妈妈动不了了,看你们是怎么个做法?我想都想得到!

      梅文治说:那你老想什么就是什么吧。

      梅天成对田巧珍说:你老听清楚了吧?现在就是这样说话了,以后不知怎么拐呢!

      梅文修忍不住开口:一家人快快活活好好生生过日子,新年八节的,说这些干什么?都把儿女当坏人看待,有什么好处?

      田巧珍圆谎说:你爷爷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要说个什么话解解闷的哈。

      梅文治说:这叫解闷?这是添堵!这是要搞得一家人为敌,一家人分崩离析!你老们闷了就看电视,打麻将,出门去玩,要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话就说点开心的,有希望的,让一家人和和美美。

      我们又不是别人的孩子,我们都是你老们亲生的也,一点假的都没有的呢,我们哪来的外心反骨?!

      你老们要教育,就搞正面教育,不要尽给反面教材!把儿女们都当做坏人天天批日日斗,儿女们心里舒服吗?把儿女们搞烦了,你老们才安逸?!

      梅天成说:看看看,你看看你的态度!

      梅文治只好走开去逗狗,笑得嘻嘻哈哈。

      梅文修拿起一本旧杂志,念一些谜语和脑筋急转弯给媳妇们猜。

      媳妇们背后都说,我们不要谁的钱,我们穷死也只用自己的钱。

      梅天成反复把梅文修梅文治的反应讲给梅文贤听,纠结着嘴唇发狠说也要在最后一刻把自己的存折烧掉,不好事任何一个儿子。

      梅文贤说,钱是小事,爷,亲情最重要。他们也都没打主意要你老的钱。你老要儿子媳妇们向你老期望的方向发展,就要把他们当成好孩子看待,给他们讲正面的榜样。即使他们真的不孝,也要当面夸他们有良心,在人前赞扬子媳好,再不孝的子媳也会顺过来了。

      何况你老的两个儿子都孝顺听话,这些年哪个不是对你老言听计从,从没反驳过一句话。哪里不是你老讲,他们听?你老可以放心。

      人家的儿子还敢当面说老子的不是,称呼老人为你呀他呀,他们四个哪一个不是用敬语和你老讲话,上桌吃饭那一次不是把你老让在主位,你老先动筷子?

      那些人的儿子杀人放火不成器,被公安局关了,还不是老子拿钱找人去弄出来?你老的儿子要你老操了这样的心没有?没有吧?

      世上哪个不夸奖你老会教育人,子媳个个都做事赚钱,不生是非?

      梅天成说:他们?他们的名誉好哦,就只我这做老人的不好。他们天天连一个笑脸都不给我,人家外面的人看到我,哪一个不是笑脸相迎,奉承我,尊重我?那才叫人舒服。

      梅文贤说,外人之间客气归客气,是客不是亲呢。

      梅天成说:家里人熟悉了,就不尊重你了。客客气气的才叫人欢喜呀!

      梅文贤说,他们生意忙,辛苦,脸上表情少些,也是常事啊。你老要子女们斑衣戏彩,人家父子们倒是称兄道弟呢!

      梅天成喝道:成何体统?哪个父子是兄弟?我们是讲规矩的人家。

      那朱子家训曾氏家书,一旦落了字纸,便难以更改,梅天成的规矩成心不成文,可以随时随地任意调整。

      面对娶了他女儿的男方父母,他的规矩是:我女儿我辛辛苦苦抚养了二十多年,供她吃,供她穿,供她读书,花了多少心血和金钱,我投入了这大的本钱,我一分钱没得,一参加工作就到你家去了,上班拿工资给你家做贡献,你一分钱没花就得了这么出众的一个人,得了她一辈子的工资,她还给你家生孩子做家务养老,这都是得了我这边的好处,你该尊重我,我到你家里去,你要出来迎接,你要先和我打招呼,这是礼节!你生儿子的,要理解我们养女儿的心声!凡事要有个传统,有个规矩,人而无礼,百事难为!

      有道理。

      面对把女儿嫁给他的女方父母,他的规矩是:我和你是亲家,我养的儿子品行好,既听话,又会做事,能赚钱,这都是我做父亲的教育得好,扶助得法,你女儿跟着他享福,却身在福中不知福,来我家头几年还好,新媳妇三年孝,三年一过就暴露本性,竟敢和我顶嘴,拐得疼,你教女无方,你该给我道歉,还在我面前想摆岳父岳母大亲家的谱?我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原谅你,你该尊重我,感谢我!二人对面,你要先和我打招呼,先喊我!你不和我打招呼,不管你看没看见,总之是你不对!

      也有道理。

      姻亲姻亲,到底不是血亲,免不了计较和隔阂。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