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千机变之燕巢幕上第4章   半世离殇 (3)

    第4章   半世离殇 (3)

    作者:爱游泳的万俟又香    

       狂风乍起,漫天大雪愈发汹涌,瑟瑟寒风中,一个瘦小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马车上,眼睛雪亮如刀,没有半分孩子应该有的胆怯和软弱。

       那个黑衣人看着地上刺目的红,瞳孔微缩,他被孩子眼中那种只求一死的癫狂惊得一阵后怕,

      “抓住她!”

      与此同时,芫丰弹跳而起,挥舞着长剑,迎上了一波又一波蜂拥杀将过来的黑衣人。

       徐琪在慕之秋身后,只听咻咻声不绝于耳,弓弩虽然不大,杀伤力却惊人,招招狠绝,然而由于徐琪不会武功,也只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的赢了个先机,待他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是汹涌的反扑。

       一波一波的杀手围向马车,芫丰手中利剑寒光闪闪,手腕一转,挽起一串剑花,噗~冲上来的两个蒙面人应声倒地。

       庄里的铁卫队早已被处决,余留二十多名叔伯兄弟还有仆人见此,奋不顾身的扑向持刀的黑衣人,无奈身中剧毒,还没动作就被黑衣人死死地扣在地上。

       “噗~”只觉一股阴风,慕之秋被黑衣人一掌击中,重重的摔下马车。

       听到痛呼声的芫丰回身,一个腾空跃起,长剑一挑,堪堪接过黑衣人指向慕之秋的剑,与他缠斗在一起。

       血腥味弥漫了整个林子,被一片萧杀的气息淹没。

       突然马车直直的朝前栽去,所有杀手都一窝蜂的扑了上来,闪着森森寒光的刀,迅速的架在了徐琪二人的脖子上。

       一个分神黑衣人身形连闪,手上几个起落,芫丰手上脚上连中几剑,鲜血流出来迅速染红了衣襟。他沉眉看向徐琪,手中的剑无力滑落,任由黑衣人架着自己。

       看见芫丰伤痕累累的跪倒在地,徐琪深深的一闭眼,“你敢!你敢杀了他们,我一定会让你们追悔莫及!”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是吗?”那人眯了眯眼,也只能这样了……

       徐琪冷冷道,“今日我若不死,他日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黑衣人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见她一身男装,稚嫩的小脸上蒙着一层寒冰,虽然是个孩子,却觉得她浑身带着一股犀利的气息。

       看着徐琪的眸光闪过一丝狠色,突然抬手一挥,所有黑衣人挥剑劈下。

       浓烈的血腥气冲天而起,凄厉的惨叫声和哀号声抨击天宇,锋利的刀剑穿过了他们的肩胛骨和胸腹,鲜血潺潺而出,在他们的身上绽开一朵朵璀璨而妖异的红花。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混合在一处,喷溅而出。

       “兮兮,别看……”徐琪面如土灰,慕之秋不顾一切的扑向徐琪,让孩子的头埋在她胸口,一手紧紧地握着她冰凉的双手。

       黑衣人看着眼前一身男装的小女孩,脸上呈现出只有死人才有的苍白,声音冰冷,“钥匙在哪里?”

       握着徐琪的手,感觉到她全身颤抖,慕之秋极力的忍着痛苦道,“兮兮,不能说,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有事。”

       徐琪推开她,抬头冷冷道,“钥匙?”唇角冷冷勾起,无视周围一切,起身慢慢的朝静静躺着的人走去,缓缓地跪在他身旁,“爹爹,您安心的去吧。”我发誓,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都不会!

       黑衣人深深的看着眼前这个消瘦的孩子,面对这样的阵仗依然如此冷静,唇边的笑嗜血,完全不像个正常的孩子,突然觉得背脊生寒。

       “还是不说?”指着芫丰的剑又向下压了压。

       “小姐,不要管我,你们快……啊!”

       “芫丰!”慕之秋被死死的按在地上,痛苦的看着眼前狰狞的一切。

       只见漫天大雪铺天盖地而来,大地被垫起厚厚的一层。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寒冷的出奇,似乎是在彰显着这一处的凄凉,瑟瑟寒风吹过,显得格外冷冽。此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全是老弱妇孺,其死状狰狞。

       徐琪无力的跪倒在地,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充耳不闻四周隐忍的哀嚎呻吟。

       芫丰左手抱着右肩,痛苦的倒在地上,紧咬着薄唇,刚毅的脸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眼角滑下来,在他身旁不远处,还躺着一只狰狞的手臂,潺潺鲜血,一地白雪染红。

       咻咻咻!一波无羽箭将这一处沉痛压抑的腥风血雨击得粉碎,毫无防备的蒙面杀手应声倒地,一骑快马闪进黑衣人中,场面再次陷入混乱。

       慕之秋看清来人是铁卫队副队长,乘着黑衣惊愕之际,迅速右手撑地,借助腰力一旋身,狠狠一脚踢在黑衣人胸口上,再一个腾空翻转,踢飞了徐琪身边的黑衣人,看着倒在怀里的小女孩,她心痛得无以复加。

       “快带小姐离开!”男子大喝一声,一把将二人甩上了马背。

       挥剑斩断一个黑衣人的脑袋,慕之秋看了眼和黑衣人缠斗在一起的芫丰和步青,一夹马腹扬长而去。

      天边一缕残阳艳得似血,一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到第二天的傍晚终于赶到了风城和沧州的交界处宜县。

       “兮兮!”慕之秋慌忙翻身下马,抱起摔下马的徐琪惊得面无血色。

       徐琪悠悠转醒,沉痛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抱着慕之秋的手紧了紧,“又只剩下我了?”

      慕之秋扶着徐琪的手一抖,痛心道,“孩子,好生记住林子里发生的一切,今日我们没死,他日必报这血海深仇!”

       “走,去沧州冥王谷。”徐琪抬头,眼中的灰暗更甚以前,拔下腰间匕首,狠狠地刺向马股,马儿一声长啸,疯狂的朝小路跑了去。

       阵阵马蹄声传来,杀手已经追过来了,此地无处可避,奔到妓院门口二话不说,一咬牙拉着慕之秋就冲了进去。

       只听到后面的姑娘和老鸨,“哟~二位爷,这是?”

      老鸨看着狼狈却衣衫华贵的二人有些拿不准。

       “兮兮?现在怎么办?你从后院走,我来挡着。”杀手太多,慕之秋也有点慌了。

       “没有时间了。”房顶传来了几不可闻的脚步声,很显然,正有一大批人往这里潜伏而来,随即,几个黑影闪了进来。

       老鸨看到怀里多了一定银子,当场就愣在那里,好一会没缓过劲来。

       “这里没有人出去,”一个冷漠但稍显敬畏的声音上前禀告道。

      “她们跑不远,”另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分头进房间搜!”

       虽然是座青楼,然一面环水,相比倒也雅致。此时门口没有了拉客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骚动和尖叫声。老鸨被一个黑衣人撞得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看着杀气腾腾的黑衣人,却硬是没喊出来。

       一个人身穿黑衣短靴,手里还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只见这人停在了一间厢房的门口,一脚踢开了唯一一间靠近后院的房间。

       “嗯……"男子怪异的腔调传来,似痛苦,似享受。杀手沉着一张脸上前,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把掀开了床上的被子,一个满脸油光的男子慌忙扯着被子,大喊,“你……你做什么?”男子身后,亦躲着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几近全-裸。。“大……大侠饶命啊!”男子哆嗦道,挡住女子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那人一把将她身后的女子拖出来,然后抬起了那女子的脸。算得上清秀的面容,肚兜下隐隐可见姣好的身材。而那双,被迫看着他的眼睛,有着让人心疼和怜悯的恐慌和害怕,甚至身体也被吓得冰凉,半个求饶的字都说不出来。

       手起刀落,血溅当场。

       “慕姨~”侧面格楼传来一个稚嫩而悲痛的呼声,小男孩虽个头瘦小,面相普通,此时正面色惨白,表情慌乱无措。

       “是龙泽山庄的小姐,抓住她!”准备继续搜柜子的杀手一听,所有的杀手蜂拥而至,随即,黑影越来越多,电光火石之间,危险突如其来。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