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兵王归来第1章   归来

    第1章   归来

    作者:挺恐怖的    

      黄昏时分,赵鹏远走出火车站大厅,夕阳余晖,把他的挺拔的身影拉得颀长。他长得不算帅,不过刀削一般的脸庞,挺拔的鼻梁,深邃坚毅的眼神,长久野战晒成的小麦色的皮肤,却是格外的阳刚。

      火车站广场龙蛇混杂,贩夫走卒,学生白领,没有人看过他一眼。

      在中东地区做了三年雇佣兵,赵鹏远日日夜夜想着回家,现在站在焦源市,反而有些近乡情怯了。

      这三年,焦源市变化很大。远处高楼林立,才是黄昏,已经是灯火通明,各色彩灯广告牌让人目不暇接。靠近火车站的的地方遍地都是工地,高高低低的塔吊来回运转,很是热闹。

      赵鹏远注意到,附近工地门口的一个馄饨摊子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姐,一份馄饨,加个馍。”一个小摊上,一个农民工摸样的人坐下。

      “好的大兄弟,你先坐,马上给你端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热情说到。

      赵鹏远眼睛蒙上了一层泪光,妈老了,皱纹比三年之前更深了,曾经的满头黑发中,夹杂着大片灰白的头发。岁月和生活压弯了她的腰背,明明才五十岁不到,却像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妈!”

      沈抗美一愣,呆呆的看着赵鹏远,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小远,你回来了。”说完,上前紧紧地抱着赵鹏远不放手,好像一放手,儿子就会消失一般。

      这三年,不知道多少次,沈抗美在梦里见到赵鹏远,紧紧地抱着赵鹏远,可赵鹏远忽然就像空气一般消失,沈抗美心都碎了。

      每到过年,别人家都阖家欢乐灯火通明,赵家就只有沈抗美和赵丰收两个人,看着别人家孩子一天天长大,找对象娶媳妇儿,沈抗美心里的难过,只有她自己知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一刻沈抗美,这么多年的担心和思念,都化作眼泪流了出来,她很怕这又是一个梦。

      过了好一会儿,沈抗美才松开手,拉着赵鹏远来回的看。儿子黑了,也瘦了,这三年,在外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你吃饭了没,妈给你做馄饨。”

      “吃过了妈。”看着手足无措的母亲,赵鹏远只觉心里一颤,眼泪就要流出,又被他生生憋住。

      “走,回家。”沈抗美拉着赵鹏远的手,语无伦次。随便收拾一下东西,推着车就要走。只是小推车太大,她一下没推起来,还是让赵鹏远接过。

      一路上,沈抗美不知道抹了多少次眼泪,看着儿子挺拔的身影,沈抗美求佛三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刚到家,娘俩还没有说几句话,门外忽然跑进来一个年轻人,赵鹏远仔细看了好大一会儿,这孩子一米八多的身高,嘴上蓄着点胡须,这是之前的老邻居杜成功家的孩子,叫做杜飞。

      三年前赵鹏远离开时候,杜飞才不大点,现在已经长成大人模样了。

      杜飞不认识赵鹏远,只是急匆匆的对沈抗美说道:“大娘,不好了,那黄毛找到医院,非要我大爷给他赔钱,现在正在闹呢,谁都拦不住,你快去看看吧。”

      赵鹏飞眉头一紧,杜飞嘴里的大爷,不就是他爸么,他爸出事儿了!

      “我爸怎么了?”赵鹏远急切问道。

      这三年来,他杀过的人有上万,是真正的万人屠。回来之前他已经尽量将杀气隐藏,现在听到父亲出事儿,不经意外泄的几分,就让杜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爸,你爸没事儿,就是跟人发生了点冲突,已经协商好了。”沈抗美说话吞吞吐吐,词不达意,显然在说谎。

      赵鹏远知道她有顾虑,拉起杜飞就跑。“妈你慢点过来,我跟杜飞先去看看。”

      “不要打架啊,不要打架小远,有事儿慢慢说。”沈抗美跟不上儿子,只能远远地喊道。

      盼了三年才盼回来的儿子,千万不能出事儿。现在打架,赢了住看守所,输了住院,没一个好下场。她真的怕儿子一时冲动,动了手。他一个人,哪能打得过那些地痞流氓啊。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赵家就完了。

      “你是远哥!”杜飞忽然认出赵鹏远。“远哥你回来了。”

      赵鹏远点头示意。“小飞,你说说,你大爷到底怎么了。”

      一说到这个,杜飞马上义愤填膺,怒气上头。“一群流氓欺负我大爷!”

      “怎么回事儿,说清楚点。”赵鹏远面色骤变,心中已有了决断,只要对方过分,他不介意大开杀戒,杀了那么多人也不差这几个!大不了杀完带着父母回中东生活!

      “我大爷在名苑小区当保安,今天有个人乱停车,我大爷去协调,那人不仅不听,还打了我大爷,把我大爷胳膊都打骨折了!”

      “更过分的是,他们非说我大爷把他们的车弄坏了,要我大爷赔五万块钱,说不赔,就打的我大爷一辈子出不了院!”

      听到这儿,赵鹏远拳头握的咔咔作响,目眦欲裂,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医院,手撕了这帮人!

      “我大爷平时多好的一个人,这帮流氓太欺负人了!”杜飞气不过,大声说道。

      医院距离赵鹏远家不远,两人体力都很好,跑了没一会儿就到了。

      一进医院赵鹏远就看见几个年轻人拉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在苦苦哀求着什么。

      领头的是一个黄毛,手里拿着一根铁质棒球棒,在中年人面前一甩一甩的,很是嚣张。

      出了黄毛外,另外还有两个混混腰里别着匕首,握把露在外边,隐约间能看见冰冷光亮的刀刃,很是吓人。

      周围人看见这帮流氓,都绕着他们走过,生怕惹到他们。

      黄毛脸上忍不住的得意,对周围人的反应很满意,他日常行事霸道无理,就喜欢看人们害怕他的样子。

      “爸。”杜飞喊了一声。

      杜成功看见赵鹏远,一愣。“你是小远?你回来了?”

      赵鹏远点点头。“杜叔,你带着小飞先进去吧,我和他们谈。”

      杜成功犹豫了一下,指了一扇窗户,说赵丰收就在那间病房,又交代了几句不要打架,才带着杜飞进去。

      作为战场上的兵王神枪手,赵鹏远视力极好,隔着窗户就看见了房间里赵丰收靠在床上,一脸沧桑,左手挂着石膏,右手挂着吊针,单薄的身体只是咳嗽一下就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脸上肌肉微微抽动,像是咳嗽牵扯到了伤处。

      对一个如此羸弱的老人下狠手,这些人该死!

      赵鹏远全身杀气外放,周围的温度都好像低了几度,几个流氓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嗜血的狮子。

      “小子,你这态度什么意思,来找事儿啊!”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流露出一丝害怕的情绪,这让黄毛很不满意,怒声叫道。

      赵鹏远冷冷的看了他一样,黄毛心惊胆战,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猎食者盯住的猎物一般,对方随手都有可能撕碎自己。

      “你很狂啊,你再给老子狂一个看看!”可能是为了虚张声势,黄毛大声叫道,同时抓住同伴身上的匕首,架在赵鹏远脖子上。“信不信老子一刀弄死你!”

      “那不是孙超么,他又来欺负人了。”“可不是么,这小子从来不干好事儿,那个年轻人估计凶多吉少了。”“听说孙超认识很多社会上的大哥,厉害得很,咱这边的人谁见了他都要躲着走。”

      人群来来往往,看见这边的人都在轻声的讨论着。

      孙超瞪了这些人一眼,人们马上低头走开。

      “艹尼玛的,哑巴啦!”一个小混混大手挥起,直朝赵鹏远脸上扇来。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小混混脸上出现清晰地五根指头印。赵鹏远架开了小混混的手,回扇了他一个耳光!

      “这小伙子不要命了,被刀架着还敢动手!”

      小混混惊呆了,他只想耍个帅,没想到被打了回来,脸都丢尽了。

      “老子他么弄死你!”小混混大叫着挥着棒球棒朝赵鹏远头上砸下,同时又有两个小混混冲上来死死抱住赵鹏远两条胳膊。

      赵鹏远行动受限,避无可避,对普通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必死的局。

      “嘭”

      只听到一声闷响,赵鹏远面前的小混混被一脚踹飞,他面无表情,就像是扇飞一只蚊子那样自然。

      赵鹏远两手臂用力,一左一右,两个抓着他胳膊的小混混都被甩了出来,撞在墙上,倒在地上哀嚎着爬不起来。

      “你他么找死!”

      黄毛没想到赵鹏远被刀架着还敢动手,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匕首搞搞举起,直朝赵鹏远脖子插来。

      赵鹏远一把抓住黄毛头发,稍微一用力,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啪叽”

      黄毛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摔在了地上。

      赵鹏远抓起他的胳膊反关节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孙超的胳膊出现了一个异样的角度,森白的骨头刺穿肌肉,散发着阴冷的气息,鲜红的血液顺着胳膊滴在了孙超脸上。

      一滴,两滴。。。

      孙超像是被吓傻了一般,隔了好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巨声哀嚎,隔着几里地都能听见。

      赵鹏远取下孙超身上的车钥匙,按了一下,不远处的一辆飞度闪了两下。

      “车我扣下了,我爸住院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一共二十万,明天早上如果我见不到钱。你就等着下辈子在轮椅上过吧,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孙超强忍着疼痛,不住地点头。这哪是人,这是个魔鬼啊。他现在后悔万分,为什么要去欺负一个老头。

      “孙超也有今天,终于有人揍他了!”“他活该!”

      围观的人窸窸窣窣的说道。

      赵鹏远起身就走,刚好沈抗美赶到医院。

      “小远,那些流氓呢?”沈抗美担心的说道,同时抓着赵鹏远来回的看,生怕他受伤。“你没有打架吧。”

      “没有,妈,那些人刚好我认识,我跟他们说了一下,他们就走了,还不住地跟我道歉,说明天早上给咱送钱来呢。”赵鹏远嬉皮笑脸的说道,完全没有刚才的气势。

      沈抗美不信,但看赵鹏远身上没一点灰,不像是动过手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了。

      孙超看着赵鹏远走进医院大厅,才颤颤巍巍的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姐夫,我被人打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