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兵王归来第91章   关于赵鹏远的谈话

    第91章   关于赵鹏远的谈话

    作者:挺恐怖的    

      “我只说一遍,我讨厌有人用枪指着我。”赵鹏远缓缓说道。

      “唉,撤了吧,我跟人家年轻人喝杯茶,你们瞎凑什么热闹?”老人摆摆手,随后笑呵呵对赵鹏远道:“过来陪老头子喝杯茶吧,清源山的山茶,在这个北方还是很难得一见的!”

      感觉到那种被针对,毛孔竖立的感觉消失,赵鹏远这才走到亭子里,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老人对面,闻着空气中那股飘香的茶味,点了点头:“是好茶,有一股苦味。”

      很多人其实不怎么知道,人们口中常说的茶香茶香,不是像香水或是花朵那样的香气,而是带着一点点湿气的苦味。

      那是茶特有的味道,只是在煮泡过后,那种味道就会淡了很多,只有经常喝茶或是品味茶道的人还能够闻得出来。

      闻言,老人浑浊的眼睛一亮,欣慰的道:“现在很少还有年轻人知道茶的味道了,不错不错,老头子我看你就很顺眼啊!”

      在老一辈人眼里,茶的味道,就是苦,意思就是知道茶的味道的人,也就知道苦的味道,知道苦的经历。

      “只是经历多一些而已。”赵鹏远轻轻摇头,端起老人递过来的茶杯,抿了口,缓缓深呼吸,嘴角不自觉勾起。

      就像老人说的,清源山的山茶,在这北方是很少见的。

      因为清源山的山茶,在离开清源山后,会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丧失了原本的味道,一切的保护措施都没有用。

      很神奇,也因此,清源山的山茶才会被评为十大山茶之一。

      很多一辈子都没有离开北方的人,可能也是一辈子都没有品尝过清源山的山茶。

      所以赵鹏远还是心情不错的,点了点头道:“真的不错,不愧是十大山茶之一,我很喜欢这个味道。”

      闻言,老人笑的更开心了,指着赵鹏远就说:“他们都说你很危险,是个不折不扣的人屠,可我看你就很顺眼嘛,满手鲜血怎么了,我们的先辈就是因为满手鲜血才有了我们的今天!”

      这还真是出乎了赵鹏远意料之外,看着老人跟个顽童一样,他不禁笑道:“您就不怕,我喝完茶一个翻脸就将桌子掀了?”

      “呵呵呵,你不会,这点自信老头子还是有的。”似乎是说到了正事,老人才有了一点长者的样子,摇摇头道。

      赵鹏远挑了挑眉,深吸口气,又泄掉,自嘲的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会,只是我实在没有想到,就为了我一个人,整个‘红色连队’都来了吧?真是看得起我啊!”

      哪怕是现在,跟老人交谈的时候,赵鹏远都能够感觉到,周围充斥着危险的气息,暗地里,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有无数双目光在死死盯着他,只要他有一个什么轻举妄动,立刻就会对他发起疯狂的攻击。

      这种感觉很玄妙,但是赵鹏远确实感觉到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唉,这是老蒜头干的,他人老了,有些爱瞎操心,其实这趟北上,我本来也是想找你聊聊,见见你的。”这位布衣老人,正是之前在京城讨论过北方事件的陆老。

      至于他口中的老蒜头,是掌管华夏最高情报机构的黄青,黄老。

      “见我?恐怕是逮捕我吧!”赵鹏远冷笑,其他人不知道,但是眼前这个老人明显是华夏境内身份极高的人,不可能不了解他的过去。

      而一旦了解过他的过去,无论是任何一个国家,或是任何一个势力,都绝对无法容忍他的存在。

      因为那意味着一颗足以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定时核弹!

      “这话说得太过了。”陆老摇摇头,将旧茶叶倒掉,又重新砌了新茶,这才道:“逮捕你?国家不会无缘无故逮捕一个公民,尤其这个公民对于国家,还保持着善意和认同。”

      赵鹏远闻言,第一次沉默了,只是随机,又立刻摇头道:“除了您之外,大多数人恐怕对我是欲除之而后快,更别提承认我是什么公民了。”

      “呵呵,不要这么武断,你看,你不是还有华夏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吗?那正说明了,你是华夏的公民。”陆老将砌好的茶给赵鹏远倒了一杯。

      “还有你的父母,要放宽心,这里是华夏,你生长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故乡,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你成了什么样的人,只要不曾背板它,这里就永远都是你的故乡。”

      本来端起茶杯已经要抿一口的赵鹏远闻言愣了下,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人道:“我觉得您应该去做一位外交家,就您这口才,浪费了。”

      “哈哈,老了,外交那都是小姑娘们做才有效的,我去岂不是惹人嫌?”陆老摇摇头,似乎也没有指望这几句话就能动摇赵鹏远。

      只是,随即却见赵鹏远缓缓说道:“不,我是说您在我身上说这些,浪费了您的口才。”

      陆老愣了下,好奇的道:“这话怎么说?”

      “因为无论您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李苟还是要死!”赵鹏远幽幽地说道,目光忽然变得格外深远,仿若深渊一般。

      这一瞬间,周遭的温度似是骤然下降到了冰点,仿若一下子从夏天过渡到了冬天。

      “呵呵,我也没有说不让你杀人,不是吗?”

      陆老深深地看了眼赵鹏远,对着某一处摆了摆手,随即,赵鹏远能够感觉到,刚才忽然涌上心头的危机感消失了,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暗中瞄准他的那些狙击手松开了扣紧扳机的手指。

      这倒是让赵鹏远感到了一些不解:“您真的一点不怕?”

      “年轻人,我今年已经很老了,年轻时候气盛,参加过对外抗战,也参加过自卫反击,经历过国家最乱的动荡时期,不夸张的说,这么多年,我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应该活着,因为实在太幸运了。”老人满怀暮气的叹了口气。

      对于此,赵鹏远沉默了,他大概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因为他也同样经历过战争,见证过那些偏远国家的弱小和无力,很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自己能够活着,实在太幸运了。

      更多的人,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永远无法回来。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