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龙泉阁浴室 第15章   结婚

    第15章   结婚

    作者:信马之由缰    

      这天,江涛与胡二在龙泉阁浴室的大厅里闲坐。看上去,江涛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平静,波澜不兴。不再像前几天那样焦虑不安了,双眸中,甚至还有了一丝笑意。并且东拉西扯地闲聊。见状,胡二松了口气。他深知江涛的脾气,只有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话才多。

      不过,江涛却对浴池的事只字未提,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说,有一次,单位组织员工去海边度假。半路上,黄海大客车行驶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前面有一辆当地的卡车,不紧不慢地蜗行着。黄海大客想超车,可是按了几次喇叭,前面的卡车始终是无动于衷,气得黄海大客的司机,一个劲地骂娘。

      终于到了一处比较宽阔的地方,黄海大客司机一脚油门,这才超了过去。而在超车的一瞬间,憋了一肚子火的司机,探出头去,忍不住冲卡车司机破口大骂:“操、你妈的,为什么不给老子让道?”

      骂完了,黄海大客一溜烟而去。

      如果就此开溜的话,也就什么事儿没有了。偏偏前面堵车,黄海大客不得不停下来。这时,后面的卡车追了上来,紧挨着黄海大客停下来。卡车司机跳下车。他是当地人哪,哪能吃这亏。而且这家伙一脸横丝肉,是个黑胖子,一身油渍麻花的,一看就是经常跑长途的,不好惹的主儿。

      他稳稳当当地地凑过来,指着黄海大客的司机道:“哎,你刚才骂谁呢?”

      黄海大客的司机也是年轻气盛,哪能服他呢,推门就跳下去了。两个人开始理论起来,眼看火药味儿越来越浓,就要动手了。

      而黄海大客上的女工见状,立刻嚷了起来:“哎呀不好了,咱们的司机要吃亏。你们男人赶紧下去吧。”

      这句话就如同进军的号角,车上的这帮老爷们,刚刚用过午餐,还喝了不少酒,正闲得无聊呢,一听这话就炸了,“嗷”地一声,都蹦起来,一阵风似的冲下车,把卡车司机团团围在当中。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的,推推搡搡,气势汹汹,诘问卡车司机道:“哥们,你想咋地吧?”

      卡车司机懵了,没想到黄海大客上的一车人,都是一个团队的。自己人单势孤,顿时怂了,嚣张的气焰也没了。只好悻悻地溜了。

      等回到车上,嗬,这帮老爷们,这回可来劲儿了,就如同凯旋的战士一般,手舞足蹈,有说有笑的。而且有骆驼不吹牛。其中一位趾高气昂地叫号道:“妈的,敢跟老子来这一套。哼,只不是吹牛b,只要是在本省范围内,老子谁也不哆嗦,爱谁谁。”

      讲到这,江涛不由得笑了,摇头道,真有意思啊,这帮乌合之众,真是让人开了眼了。这就是百态人生啊。

      听江涛这么一说,胡二也来了兴致,“老板,你碰见的这点事儿,那才哪到哪儿啊,我那回赶上的,那才叫惊心动魄呢,甚至可以说是心惊肉跳。”

      于是,他也绘声绘色地讲述起来。巧了,那次,也是在员工度假中发生的事儿,也是在海边。

      当时,大伙儿都去洗海澡。其中一位工友,从海里上来后,看到沙滩上有几顶帐篷,好像是更衣室。走过去一看,里面还有淡水淋浴呢。而且,周围没人。于是,他就近水楼台先得月,钻进去冲了个痛快。然后穿上衣服走人。结果,却被一位当地人给拦住了。管他要钱。

      原来,那几顶帐篷,是当地人弄的,也可以说是设了个套,就指着这个做生意呢。

      工友说,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收费的呀,若是知道了,也不可能进来洗呀。

      但是当地人可不管这个,说啥也没有用,你洗没洗吧?洗了就得收费。而且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于是,两人人就说急了。又都是年轻人,气盛,结果当场动了手。

      一旁,工友的一位同事看到后,立刻冲过来帮忙,俩打一个。结果,当地人自然吃了亏。但他抹着脸上的血污,指着俩工友鼻子怒道:“小子,你们等着,这事儿没完。”说罢,就一溜烟地跑了。

      两个人也没当回事儿。等回到度假村的驻地后,有知情者替他们捏了把汗,说你们闯祸了,这些当地人,可不好惹。你们还是赶紧逃吧。

      两个人一想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好汉不吃眼前亏呀。于是,他们赶紧收拾了东西,立刻搭车走了。

      幸亏他们走了。

      他们走后,还没过二十分钟呢,度假村的外面就热闹了,传来了摩托车的引擎声。那可不是一辆两辆的摩托车,而是四十多辆。而且是当时最流行的“幸福”和“铃木”,四十多辆摩托车,引擎声同时轰鸣着,有如天边滚过的闷雷一般。就这阵势,谁见过?

      四十多辆摩托车,眨眼间就把院子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而且摩托车不熄火,引擎一直轰鸣着。而骑手们,个个都都戴着头盔,每个人的手里,都拎着砍刀或者是镐把。

      当时,度假村里有一百多名员工呢,可是谁敢阻拦?连个扁屁也不敢放啊。这伙人就跟黑社会似的,谁敢吱声啊?全都被镇住了。

      这些人杀气腾腾,闯进院子,扬言要找那两个打人的小子算账。进院后,他们就开始逐个房间地搜查。

      最后,还是单位的领队的,硬着头皮,好言相劝,说那两个打人者,因为单位有急事儿找他们,已经回去了。今天这个事呢,不算完,我们回去后,一定跟领导汇报,狠狠地处分他们就是了。

      最终,这伙人毛也没搜到,才悻悻地作罢了。

      听胡二这番绘声绘色的讲述,连江涛都听得心有余悸。一时间,两个人都默不作声了。

      半晌,胡二忽然问道:“老板,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怎么,找到摆脱困境的良方了?”

      江涛一笑,“啥良方不良方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见江涛玩神秘,胡二也就不追问了。话锋一转道:“老板,咱们也别扯闲篇了,我说,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应该考虑考虑个人的终身大事了吧?”

      江涛叹了口气道:“也是啊。”

      “老板,你想过没有,想找个什么样的呢?”

      江涛一抬头,正好瞧见马路对过,有一女孩,正搀着个老太太过马路呢。就扬了扬下颚说道:“呶,那样的就成。”

      胡二一扭头,盯着那女孩瞅了一眼,摇摇头说:“老板你是在开玩笑吧?这也太普通了,像个乡下丫头似的。”

      江涛说:“找媳妇又不是找情、人,首要的,是要安分守己,会过日子。如果找个‘花瓶’,整天为她操心、生气、干仗,那我还不得被气死啊。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胡二还是觉得不托底,“可是……你怎么就看上她了呢?普普得不能再普通啦。你是顺嘴这么一说呢,还是真看上了?”

      江涛笑道:“你还别说,我真就觉得她挺顺眼呢。你看,她搀扶的那个老太太,好像是她母亲。因为我见过她们,她和那个老太太,不止一次来过我们这儿洗澡。这说明啥?这女孩孝顺哪。所以,娶这样的女孩,肯定错不了。”

      胡二又盯着那渐渐远去的女孩两眼,说道:“嗯,个头还可以。不过,可够壮实的啊。模样也一般。老板,你真看上她啦?”

      江涛说:“那当然了,壮实有什么不好?壮实说明身体好,没病。我可不想娶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回家。”

      胡二试探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帮老板撮合撮合去?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这个大媒人,就算是当定了。”

      江涛意味深长地笑了,“好啊,那就有劳了。”

      几天后,胡二再见到江涛时,却摇头晃脑地直咂嘴,“老板,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猜怎么着?那女孩真是个农村妞啊,不是城里人。”

      江涛乐了,“农村妞怎么了?农村妞好啊,农村人实在,会过日子,老实、肯干,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这样的女孩,让人放心哪。我求之不得呢。”

      胡二有些发傻了,“老板,你说的这是心里话吗?你真的愿意?”

      “瞧你说的,婚姻大事,我哪能开玩笑呢。”

      “不是……老板,就凭你这条件,找个什么样的没有啊?咋就偏偏要找个乡下妞儿呢?老板你可别后悔呀?”

      江涛坦然道:“我后什么悔呀?我做的每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老板,只要你不后悔就成。那我这就张罗去?”

      胡二心说,看来,会赚钱的人,都有不正常的地方。那个相貌平平的乡下妞儿,也不知道哪辈子烧了高香,能得到这位土豪的青睐。人世间的事儿,就是这么奇怪。

      也许,江涛是想学古人吧,三国时期的诸葛孔明,不就娶了个丑媳妇么?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这就叫,王八瞅绿豆——对眼儿了。

      经过胡二的一番运作,这件事还真就成了。那个乡下女孩,叫曹丽,比江涛小七岁。最近,她因为陪母亲进城治病,住在亲友的家里。所以经常陪母亲到龙泉阁浴室来洗澡。而且,对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所以,给江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江涛也并非是冷锅冒热气,想一出是一出。他之所以打算娶曹丽为妻,是有原因的。是有人推荐的曹丽。并告诉江涛说,你娶了曹丽为妻后,保证可以生个健康聪明的宝贝儿子。当然,还不仅仅如此,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而且,这个原因关系到你一生的前途和命运。

      而且,这位推荐者,可不是一般的朋友,她与江涛的关系,非同寻常。所以江涛对她的话,自然是给予高度的重视了。

      总之,江涛是经过深思熟虑,仔细权衡利弊之后,才决定采纳了对方的建议的。

      谁都没想到,在龙泉阁浴室处于低迷时期,江涛却忽然高调宣布,自己要结婚了。

      员工们都觉得老板有些不靠谱,目前,浴池正处于困境之中,不首先考虑如何摆脱困境,却要张罗个人的婚事,这不本末倒置吗?你说咱们老板,咋就不知道愁呢?也许,江老板这人非常迷信吧,想用这个方式,冲冲喜?冲去浴池的霉运,换来个好兆头?

      虽然浴池的经营不景气,但江老板非常够意思,从不欠薪,而且对大家一视同仁,因此人缘儿一向不错。

      于是,员工们纷纷表示,老板要结婚,我们每个人,都要送上一份大礼。江涛却连连摆手道:“用不着、用不着。我结婚的时候,欢迎大家都到场。你们能来,就是往我脸上贴金了。但是,大家赚钱都不容易,所以谁也不许花钱随份子,我谁的礼金也不收。”

      江涛可不是客气,他说到做到,不但没收员工们一分钱礼金,反过来,他还给每个员工都包了一个大红包。说是老板结婚,普天同庆。

      于是,婚礼就在一片祥和的氛围中,隆重地举行了。

      事后,江涛发觉,推荐者的眼光,还是挺准的,曹丽这人真挺好,果然具有乡下人的纯朴、善良的美德,不但心眼好,还手脚麻利,顾家,特勤快,会过日子。而惟一的缺点,就是有点小气,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不过江涛认为,这样的人,让人放心,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

      但是唯一一点美中不足的,就是曹丽有些不解风情。平时看上去身体挺灵巧的,可一旦两口子同、房,她的身子却变得僵硬了,像块木头似的,女人味儿尽失。让江涛也弄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毛病。或许,她天生就这样?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