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浮生十年:换个身份来爱你第6章   隐藏深处的记忆

    第6章   隐藏深处的记忆

    作者:漓水薇澜    

      杨璇愤怒地狠狠地在我面前关上房门。我把一只完好的手臂放进嘴里咬着,将呜咽声死死地堵在喉咙里。可是我的双膝开始无端的发软,像是被谁扒皮抽筋一般,渐渐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我无力地倚着身后的墙壁,身体不受控地往地上滑去。简纾只堪堪地惊叫了一声,一双有力的手在我背上一抵,天旋地转中,我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之岸哥哥。”

      我仰头轻唤,他正俯下头皱着眉望我。

       他的眉眼那么好看,低垂的眼睫投下美好的弧形,透过模糊的泪水只能看清他挺直的鼻梁,和那两弯羽扇般的睫毛。

      “怎么又跑出来了?不是让你卧床休息吗?总那么乱来,你什么时候才会听话,慕语?”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混杂着烟草的香味。我知道他工作累了的时候,有吸烟的习惯。我不想去深究我“为什么会记得”,似乎所有关于冯之岸的事情我都“记得”。可每当我要去细想的时候,头就会开始撕裂般的疼痛。

      我把自己变成鸵鸟,将脸深深埋进他的衣襟,鼻息间充满这种淡淡的气味,他的气息紧裹着我,仿佛是我最安稳的避风港。

      他小心地将我放在病床上,我把头偏向窗户那边,窗外那株高大的玉兰树在随风轻荡。我专注地望着,不想让他看见我哭花了的脸。

      午后的阳光敛去了些许锋芒,此刻,正将一缕缕金线一样的光,透过树上密密匝匝的叶子射进屋里来,光线中可以看见细小的微尘飞舞着,像一群开心的精灵,畅快的舞蹈。

      “她又怎么了?”

      我听见他在轻声问简纾,声音里充满了不耐和疲惫。

      “她没事三哥,就是想过去跟那个阿姨说声对不起。那个女孩太凶了,大概是把慕语吓着了吧。”

      “还有人能把她吓着?我倒想见识一下是何方神圣。”

      冯之岸带着三分不屑及三分戏谑地说。

      “我才没有被吓着。”

      我不甘示弱地回他。

      情绪终于稳定下来,泪水被我蹭在床单上,我仰着脸终于敢于与他对视,他却是一脸的沉静如水。

      “我就是,想去看看那个女孩,想去,道个歉……”

      听了我这句辩解,他原本无波的眼里突然生出了一丝让我看不懂的寒意,莫名地令我心生畏惧。

      “那个女孩的事情你就不用去管了,苏姐已经替你办妥了。”

      他生气了。

      我在心里暗暗地说。

      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生气?是因为我撞了人,还是别的什么……

      有人走进病房,高跟鞋发出“哒哒”的轻响。

      “苏姐,你来了?”

      简纾很高兴有人来打断我们之间的尴尬。

      “苏姐?”

      我坐直身子。

      一个中年妇人款款地朝我走来。

      这就是苏唯真?娱乐圈里那个出了名的金牌经纪人?大名鼎鼎的娱乐圈“伯乐”?

      苏唯真是冯之岸的经纪人。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她是天浩最早那批经纪人里的一个,当年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现在却已成为圈内的神话。被她发现和扶植起来的新人,无一例外地都成了熠熠生辉的大明星,票房的保障。也就是说,谁若是被她青眼相中了,那一定就是前途无可限量的未来之星。久而久之,她便被同行称为娱乐圈的“伯乐”。

      我细细地打量这个业界的传奇女子。只见她四十来岁的年纪,身量不高,大概160公分左右,剪裁得体的灰白色职业套装,完美地包裹着她娇小玲珑的身材,花色的打底衬衣,在领口打着一个完美的蝴蝶结,给单调的灰白色增添了几分俏皮。她脸上的皮肤白皙水润,不见一点细纹,看得出是精心保养着的。栗色的披肩卷发随着身体的动作跳跃着,更显得年轻干练。

      我不知道自己看一个女人也能看出一副花痴的模样来,直到简纾实在忍不住戳了一下我的胳膊,我这才惊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吸吸鼻子,装作漫不经心地将一绺散发捋到耳后,借以掩饰脸上的尴尬之意。

      苏唯真不以为意地笑笑。

      “慕语,你不用担心。隔壁那个伤者我们都安排好了。她母亲坚持要带她回老家去休养,她家里还有个弟弟。鉴于她目前的情况,我们也咨询了医生,医生说她已经脱离危险了,除了身上还有些外伤,内腑和骨头都没有受伤,而且因为她年轻,那些外伤会很快痊愈,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可为什么她到现在还不醒,这一点连医生也解释不了。她现在这个状态只能算是昏迷,如果一个月后她还醒不过来,那很有可能就会变成植物人的状态了。所以我也亲自联系好了她老家那边的医院,明天,救护车会直接将她们送到当地最好的医院,那边的医生收治之后再做处理,我们也会一直支付她的医药费,直到她醒过来为止。你看,我们这样处理好不好?”

      她走过来直接握住我没受伤的那只手。

      “好,当然好。”

      苏唯真将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我又能提出什么意见,再说了,我一个失忆的肇事者,凭什么有意见,可是……我募地心口一疼。

      “明天就走?明天就送她们回去?”

      我提高了声调问。

      “怎么,你还不想让她们走么?我以为你是巴不得让她们尽快离开呢。”

      冯之岸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意外。

      “我……我也不知道。”

      我拿不准自己的真实想法,只好委委屈屈地看着苏唯真。

      苏唯真温和地笑,一面拍拍我的手背。

       “这些事你就不要去操心了,整个事故来说,你是要负全责的,但那个女孩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的,她在没有观察好道路情况的前提下,突然冲出马路,导致你们相撞受伤。你们出事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做了一切该做的补偿,你哥哥派了车子亲自把她母亲从老家接上来。最开始,她母亲是想要打官司的,我们的律师跟她谈了好久,到最后这位母亲还是深明大义地同意了庭外和解。”

      “深明大义”?嗯,这个词挺好。

      我被撞过的脑子像一团浆糊。苏唯真跟我解释了整个事情,我却听得不明所以,只知道事情得到了妥善的安排,那个女孩和她母亲也会得到最好的照顾。我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苏唯真看我放松了下来,扭脸对简纾说:“天焕明天下午飞回来,我已经安排了司机去接他,他会直接到医院来。简纾。”

      “我在。”

      “你好好陪着慕语,别再出岔子了。之岸今天拍了一天的照片也很累了,我这就送他回去了。”

      “好,我知道了。”简纾点头。

       苏唯真三言两语的安排好一切,显然是做惯了主的样子。

       她们后来又说了许多话,我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我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脑海里滚动着的唯一的念头,就是那个女孩跟她的母亲就要离开了,之岸哥哥说得对,她们走了我应该感到如释重负才对,可为什么我就是觉着浑身难受,哪里都疼呢?就好像,一个认识多年亲近了许久的亲人马上就要离我而去,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慕语,不要到处乱跑,听见吗?”

       冯之岸把手放在我肩上,轻声跟我道别。他敛去了面上的不愉之色,露出极温和的淡淡的笑意,却没有我记忆中那抹快乐阳光的笑容。

    作者大大的话:

    本章涉及的医学常识纯属作者瞎掰,对不起各位看官了。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