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 下一章
  • 傲笑明朝第18章   把酒对诗

    第18章   把酒对诗

    作者:青苹果之泪    

      走进院子后内屋里走出一个女人,女人的年龄杨炎看不出,只见她身体瘦弱,一头青丝已有一半变白,满脸的沧桑。

      眼前这女人便是杨士奇的母亲,原名夏盈,但这一带的人都称之为“杨大娘”。

      能将杨士奇教得如此好,这个女人一定也不简单吧?这是杨炎的第一想法。夏岚见到夏盈之后上前行礼道:“姑姑,爷爷让我把这些鱼干给您送来了。”

      杨炎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杨士奇的母亲,便也跟着夏岚行礼道:“姑姑好,小侄杨炎,特来拜见姑姑。”

      夏盈见到杨炎也充满了惊讶,这身打扮任是谁见到都会很惊讶的。杨士奇忙解释道:“娘不必见怪的,这是本家杨炎兄弟,他来自大海的另一边。”

      这种情况下自然也要好好解释一番了,于是,杨炎便将他的身世做了一番修改陈述出来。

      什么大海另一边的家乡故事,什么经历了种种变故,一觉醒来漂流到了大明天朝。这些话杨炎说得都符合条理,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难不成要告诉人家自己是从未来世界穿越来到的吗?

      古人思想是不一样的,搞不好会吓坏他们,让他们以为遇上了妖怪就不好了。

      几人听了杨炎的陈述后都深表同情,夏盈慨叹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年少遭变,漂流过海背井离乡,要承受这一切真的是不容易!孩子啊,以后你就把此处当成是自己的家就行了。”

      这可真的是求之不得了,杨炎忙作揖道:“姑姑,你们以后就是我在此地的亲人了,你们厚恩如此炎儿感激不尽!”

      好心就会有好报这句话对于杨士奇一家来说是很准确的,他们的善心之举已经为未来的道路打下好的基础,可是未来的事情又有几人知晓呢?

      竹棚里,杨炎跟杨士奇正在举杯畅谈。这酒是自家窖藏的,杨士奇一直都舍不得喝,今日难得遇上一个投契的本家兄弟,自然要好好的喝几杯。

      窗外皓月当空,江边凉风阵阵袭来,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杨士奇端起酒杯行至窗边,仰望明月赋诗道:“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

      杨士奇借酒寓意抒发自己的情怀,好在杨炎在现代的时候也读过一些关于酒的诗篇,对于此中意思自然也明白一二。他也站起身来端着一杯酒走到杨士奇跟前:“兄长所赋的诗句源自于唐代诗圣杜甫,但此句虽优却不美,诗句中难免有些消极之意,人生在世变幻何其之多,又何必在意于一时之境?”

      杨士奇闻言一惊,遂道:“贤弟你竟能读懂我心?”

      杨炎答道:“读懂兄长的心倒是不敢言,但兄弟我对于古人之诗篇也略有涉猎,兄长此刻借酒寓意,贤弟自然也能听出个一二来。”

      高山流水觅知音,人生在世知音何其少啊!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此刻自己的心声有人能听出杨士奇又如何能不震惊,又如何能不高兴呢?

      他举杯一饮而尽笑道:“好兄弟,既然你也懂得酒中诗篇,今夜你我兄弟二人何不对诗痛饮一番?”

      杨炎也兴致大发:“小弟正有此意!”

      星空下,两个来自不同时空的人举杯欢饮,这是何其罕见的一幕啊,要是后世的历史学家发现这一幕的话会作何反应呢?

      明月下,二人且斟且饮,兴致大发。

      杨士奇举杯晃了一圈,颇为怡然的说道:“我俩且来接诗,为兄出一句贤弟接一句,接上要说出诗篇的出处,接不上或说不出出处者便喝一杯,若为兄出不了题为兄便喝一壶,如何?”

      很明显杨士奇这是要考杨炎,跟这么一个才华横溢,文采出众的人对诗杨炎自然是占不了上风的,但是兴趣正浓便不加推迟了。

      “如此甚好,那就请兄长出题吧!”杨炎答道。

      原本跟古代人相处言谈杨炎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幸好之前看了不少的古装电视剧,从剧中学到了不少对白,这下也派上用场了。

      杨士奇在窗边转了一圈,吟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贤弟请。”

      杨炎也怡然自得吟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兄长此诗是出自唐代诗仙李太白之《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杨士奇这下可拉开了架势,打算一连气考倒杨炎:“人生得意须尽欢,请。”

      “莫使金樽空对月,还是出自诗仙李太白之手,题为《将进酒》,著于天宝十一年。”杨炎心里暗自庆幸,在现代的时候看这些诗篇还觉得没什么用,没想到此刻却有这么大的用处,看来人嘛真的是要什么知识都要涉猎下才行的。

      “好,再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杨士奇紧接着出题。杨炎答曰:“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首诗是唐代诗人王翰所著的《凉州曲》,此诗不仅描摹出了人们开怀畅饮之场面,更抒发了王翰心中的唏嘘情感,实乃一首好诗。”

      两人你来我往,将关于酒的诗对了不少,杨炎自然是喝了不少酒,就他那么一点墨水哪能跟眼前这个未来的大学士相比呢?

      好在这时候的酒纯香宜人,酒精度不高,杨炎也还能承受得住。

      男人在一起喝酒除了猜拳接诗还有有一样事情是不得不说的,那就是谈论人生与理想,此刻杨士奇跟杨炎也不会例外。再一杯酒下肚杨炎已觉得肚子有点烧了,杨士奇笑道:“真看不出贤弟竟有如此酒量,正所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难得遇上贤弟如此知己,醉了又何妨?”

      话毕,杨士奇提壶畅饮。虽然生活挺窘困的,但这酒都是自家酿造的,花不了多少银子。杨士奇不是酒鬼,平日里也少喝,只是有快意之事须酒助兴而已。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留其名啊!”杨士奇吟道,眼神却再一次显得有些茫然起来。

      杨炎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还是留意到这一点了,他问道:“兄长是否在为前途作虑?”

      杨士奇回过神来,慨叹道:“贤弟,实不相瞒,事情确实如此,想杨家如今只我一裔,父亲早逝继父亦是如此,家中母亲吃了不少苦头,我该要何时才能让她过上好日子呢?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欲抱孙子,而意中之人只能暗自相思却不可相濡以沫,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杨炎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没见到杨士奇的妻子,原来他这时候还没有成婚,那历史上又是怎样记载的呢?

      对于那一切杨炎都只是一知半解而已,听杨士奇叹述了心中的无奈,杨炎问道:“兄长说意中之人只能暗自相思这又是为何?兄长应该早就当婚了,为何一直至今……”

      杨炎顿觉话语不妥,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无论在哪个时代疑问人家婚姻之事总是不多礼貌的。

      “小弟冒昧了,请兄长见谅!”杨炎致歉。杨士奇摆手道:“贤弟莫要多礼,为兄之事已是见惯不怪之事了,其实为兄早与楼家云云小姐相爱,只可惜……此事不提也罢,为兄应该要应对好当前大考才是。”

      杨炎心中更加好奇杨士奇跟那个楼云云的故事了,但见杨士奇不想多说也没有多问,虽然二人一见如故,但总不能对人家的私事都干涉的。此刻听杨士奇说了大考之事,杨炎心中也想到了很多事。

      科举大考,古人步入仕途的主要途径,不知多少苦读学子为了金榜题名而努力,但功成名就的又能有几人呢?

      杨士奇的担忧不无道理,可是杨炎却知道他并不是凭着科举步入仕途的,而是因为王叔英的引荐。

      历史是不可逆转的,杨炎又该如何开解杨士奇呢?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北京赛车计划网登陆中心

    1. 用户名:
    2. 密码:
    3. 自动登录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

    关于北京赛车计划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www.parttimes.net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